目前分類:大漠蒼狼 - 絕地勘探 (5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繁體中文版)搶先看 大漠苍狼全集完整版 大漠蒼狼全集完整版   未來人 pixnet

作者:南派三叔 (繼 盜墓筆記[盗墓笔记]最新章節 | 盜墓筆記第二季 最新作品)

 

前言 一,當年的七二三工程 二、目的地
三、《零号片》
(零號片
)
四、“深山” (深山) 五、洞穴
六、分组 (分組 ) 七、一些线索(一些線索) 八、一个死人
九、地下石滩
(地下石灘
)
十、牺牲 (犧牲 ) 十一、纸条 (紙條)
十二、多出来的陌生人
(多出來的陌生人)
十三、袁喜乐 (袁喜樂) 十四、一个疯子
(
一個瘋子
)
十五、水牢 (水牢 ) 十六、水鬼 十七、铁门 (鐵門)
十八、涨水(漲水 ) 十九、获救
(獲救)
二十、休整 (休整 )
二十一、真正的救援对象
(真正的救援對象)
二十二、小型飞机
(小型飛機)
二十三、未知的勘探队
(未知的勘探隊
)
二十四、永不消逝的电波
(永不消逝的電波
)
二十五、第二张纸条 
(第二張紙條)
二十六、一团头发
(一團頭髮)
 
二十七、蚂蝗(螞蝗 ) 二十八、水中的“深山”  二十九、探索“深山” 
三十、防空警报
(防空警報
)
三十一、深渊
(深淵) 
三十二、空袭
(空襲)
三十三、铁舱 (鐵艙) 三十四、困境  三十五、失踪 
三十六、通风管道
(通風管道)
三十七、又一个  三十八、沉箱 
三十九、雾气
(霧氣
)
四十、冷雾 
(冷霧)
四十一、深渊回归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作者:南派三叔

在那一年的那一個時刻,我點頭答應了王四川的想法。

我们两个小时后回到了放映厅,在马在海的帮助下,我们启动了放映机。随着胶卷的转动,屏幕上开始出现了图像。我們兩個小時後回到了放映廳,在馬在海的幫助下,我們啟動了放映機。隨著膠卷的轉動,屏幕上開始出現了圖像。

事实上,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否正确。我只知道,若干年后,我想起当时看到的东西,还是感觉到毛骨悚然。事實上,直到現在,我還不知道這個決定是否正確。我只知道,若干年後,我想起當時看到的東西,還是感覺到毛骨悚然。

 


 


 

 

各位朋友,這是最新版尾聲了,是否覺得好像少了甚麼、意猶未盡呢?若"南派三叔"有更新的話,本站將陸續為各位補上。

 

 (全集完整版 )大漠苍狼-绝地勘探(作者:南派三叔)- 回到目錄 未來人-pixnet整理提供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三個人面面相覷,都感覺忽然有些啟發,我坐下來,逼迫自己冷靜思考,各種線索因為有了這只鐵盒子的匯合,我逐漸明白了一些東西。

难道,事情是这样的?難道,事情是這樣的?

前面的事情已经非常清楚了,日本人建立这个基地,并且运入一架巨型轰炸机的目的,就是那个巨大的虚空的深渊。前面的事情已經非常清楚了,日本人建立這個基地,並且運入一架巨型轟炸機的目的,就是那個巨大的虛空的深淵。

我们知道他们是怎么发现这里的,也许是他们在勘探石油和煤矿时,发现了这个巨大的空间,又或者他们仅仅是出于好奇心,在探索这条暗河时,发现了暗河尽头的巨大虚无。是什么动机都不重要,显然他们最后非常坚决地想要知道,这片中国大地之下,犹如宇宙般的黑暗中,到底有些什么?我們知道他們是怎麼發現這裡的,也許是他們在勘探石油和煤礦時,發現了這個巨大的空間,又或者他們僅僅是出於好奇心,在探索這條暗河時,發現了暗河盡頭的巨大虛無。是什麼動機都不重要,顯然他們最後非常堅決地想要知道,這片中國大地之下,猶如宇宙般的黑暗中,到底有些什麼?

而要实现目的,他们选择使用深山轰炸机,而他们自然不可能用肉眼来记录观测的结果,在深山轰炸机上,肯定装有侦察机用的航拍设备,其中很可能有当时最先进的航拍摄像机。而要實現目的,他們選擇使用深山轟炸機,而他們自然不可能用肉眼來記錄觀測的結果,在深山轟炸機上,肯定裝有偵察機用的航拍設備,其中很可能有當時最先進的航拍攝像機。

然而,飞机起飞后,整个基地因为某种原因,忽然就被抛弃了,当深山飞回大坝内,因为没有导航,坠毁在了地下河内、当时河内铺满了中国尸体做成的缓冲包,所以飞机没有完全损毁,可能有人受伤,但死亡的只有一个驾驶人员,就是我们在飞机残骸中看到的那具奇怪的尸体。其他人可能活了下来。然而,飛機起飛後,整個基地因為某種原因,忽然就被拋棄了,當深山飛回大壩內,因為沒有導航,墜毀在了地下河內,當時河內鋪滿了中國屍體做成的緩衝包,所以飛機沒有完全損毀,可能有人受傷,但死亡的只有一個駕駛人員,就是我們在飛機殘骸中看到的那具奇怪的屍體。其他人可能活了下來。

那胶卷盒我们是从冰层中的尸体上发现的,那么说,冰层里的尸体可能就是当时的机组成员?他们迫降后幸存了下来,拿下了胶卷,但之后又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冻死在冰窖里了?那膠卷盒我們是從冰層中的屍體上發現的,那麼說,冰層裡的屍體可能就是當時的機組成員?他們迫降後倖存了下來,拿下了膠卷,但之後又不知道什麼原因被凍死在冰窖裡了?

是不是他们在飞机坠毁之后,还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些飞行员没有离开,反而到了大坝底层,在那只雷达附近堆砌弹头。最后因为某种事故,被冻死在那里。是不是他們在飛機墜毀之後,還發生了一些事情?這些飛行員沒有離開,反而到了大壩底層,在那隻雷達附近堆砌彈頭。最後因為某種事故,被凍死在那裡。

而雷达和弹头排成的形状,正如王四川说的那样,很像一个套,一个陷阱。而雷達和彈頭排成的形狀,正如王四川說的那樣,很像一個套,一個陷阱。

是什么原因呢?难道是因为,他们在深渊中看到了什么,或者说,难道他们认为,深渊中有某种东西,被深山吸引了过来?是什麼原因呢?難道是因為,他們在深淵中看到了什麼,或者說,難道他們認為,深淵中有某種東西,被深山吸引了過來?

想到这里,我的背脊开始发凉,有点起鸡皮疙瘩。想到這裡,我的背脊開始發涼,有點起雞皮疙瘩。

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在这些人被冻死几十年后,我们的地质勘探队也发现了这个空洞。于是,我们来了。接下來的事情很簡單,在這些人被凍死幾十年後,我們的地質勘探隊也發現了這個空洞。於是,我們來了。

我们不知道第一支勘探队发生了什么事情,假设一切都是那个敌特在搞鬼,显然这个敌特来自日本,他知道下面的一切,也知道中国人发现了这里,于是混在了第一支勘探队里,杀害了队员破坏了任务。我們不知道第一支勘探隊發生了什麼事情,假設一切都是那個敵特在搞鬼,顯然這個敵特來自日本,他知道下面的一切,也知道中國人發現了這裡,於是混在了第一支勘探隊裡,殺害了隊員破壞了任務。

从他在这里留下的痕迹来看,他是在寻找什么东西,很可能,就是那个胶卷盒。但是他不知道胶卷竟然被冻在了冰里,所以一直到我们进来也没有找到。为了拖延时间,他把我们降入冰窖,也想冻死我们,可惜,他没想到第一支勘探队里有人竟然没死,还利用电话线设置了发报机,使得老唐他们拿到了要塞平面图并且找到了冰窖。從他在這裡留下的痕跡來看,他是在尋找什麼東西,很可能,就是那個膠卷盒。但是他不知道膠卷竟然被凍在了冰裡,所以一直到我們進來也沒有找到。為了拖延時間,他把我們降入冰窖,也想凍死我們,可惜,他沒想到第一支勘探隊裡有人竟然沒死,還利用電話線設置了發報機,使得老唐他們拿到了要塞平面圖並且找到了冰窖。

几乎是直线,我把推测和王四川一说,三个人想的都差不多。幾乎是直線,我把推測和王四川一說,三個人想的都差不多。

“如此说来,这敌特居心叵测,十分的厉害。竟然把我们这么多人玩弄在股掌之中。”王四川道,“他把我们降到冰窖之后,竟然还想杀掉落单的你,但是明明第一支勘探队是个女人失踪,为什么你感觉杀你的是个男人?” “如此說來,這敵特居心叵測,十分的厲害。竟然把我們這麼多人玩弄在股掌之中。”王四川道,“他把我們降到冰窖之後,竟然還想殺掉落單的你,但是明明第一支勘探隊是個女人失踪,為什麼你感覺殺你的是個男人?“

我咬了咬下唇,就道:“很明显,有两种可能性,一是我弄错了,或者,那人是男扮女装,日本人身材不高,所以不是没有可能,还有就是,这个人,混在我们的队伍里进来了。”说到这里,我又想到了那几张纸条。我咬了咬下唇,就道:“很明顯,有兩種可能性,一是我弄錯了,或者,那人是男扮女裝,日本人身材不高,所以不是沒有可能,還有就是,這個人,混在我們的隊伍裡進來了。“說到這裡,我又想到了那幾張紙條。

这个人,他在冰窖中想把我活埋,也是他关上了电缆渠的铁门,想把我们困在这里。這個人,他在冰窖中想把我活埋,也是他關上了電纜渠的鐵門,想把我們困在這裡。

“你觉得,这个人是谁?”我问王四川。 “你覺得,這個人是誰?”我問王四川。

他摇头,这些工程兵我们都不了解,说实在的,谁都有可能。他搖頭,這些工程兵我們都不了解,說實在的,誰都有可能。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都是當兵的人,打靶前無數次教官都會提醒,槍口不能對著人,也都聽說過走火打死人的事情,即使是空槍,裡面的撞針如果彈出,也會有殺傷力。所以看著黑洞洞的槍口,我頓時覺得無比的刺眼,立即用手去擋,同時喝他道:“怎麼回事?把槍放下去,別等下走火了把我崩了。”

他丝毫不以为意,“没事,子弹我卸下来下来,保险也扣上了。”说着就把枪头递给我。他絲毫不以為意,“沒事,子彈我卸下來下來,保險也扣上了。”說著就把槍頭遞給我。

我抓住枪头一看,子弹匣确实没了,心中奇怪,心说他什么时候卸掉的,动作这么快。就问他:“帮什么忙?你到底想干什么?看到天线就不要命了?这玩意儿又不能带我们出去。”我抓住槍頭一看,子彈匣確實沒了,心中奇怪,心說他什麼時候卸掉的,動作這麼快。就問他:“幫什麼忙?你到底想幹什麼?看到天線就不要命了?這玩意兒又不能帶我們出去。“

他又解下自己的武装带,系到步枪的背带上,道:“唐连长他们说下来就是为的找这天线,如果他们和我们走的是同一条路,他们肯定也会发现这天线,他们肯定会爬过来查看的。如果他们不是和我们走同一条路,我先查证一下,咱们找到他们后就可以直接回去,不用再来一次了。”他又解下自己的武裝帶,系到步槍的背帶上,道:“唐連長他們說下來就是為的找這天線,如果他們和我們走的是同一條路,他們肯定也會發現這天線,他們肯定會爬過來查看的。如果他們不是和我們走同一條路,我先查證一下,咱們找到他們後就可以直接回去,不用再來一次了。“

我心说有道理,他继续道:“而且,我们是工程兵,论学问当然是你们大,但是有些工程架设上的细节,只有我们知道,等我看看这天线的布置,我也许能猜出唐连长现在在哪儿也说不定。”我心說有道理,他繼續道:“而且,我們是工程兵,論學問當然是你們大,但是有些工程架設上的細節,只有我們知道,等我看看這天線的佈置,我也許能猜出唐連長現在在哪兒也說不定。“

看他说得信誓旦旦,以及他以往机灵的表现,我感觉靠谱,这时候王四川也跳了过来,到了我身边,问我干吗?老是节外生枝,这地方有啥好玩的?看他說得信誓旦旦,以及他以往機靈的表現,我感覺靠譜,這時候王四川也跳了過來,到了我身邊,問我幹嗎?老是節外生枝,這地方有啥好玩的?

我给他解释了一下,马在海已经把武装带的一端系到了自己的腰带上,然后让我抓着枪管,自己开始朝天线的突起混凝土堆下方和大坝外墙的地方爬去。混凝土堆犹如一只不规则的碗扣在大坝垂直的壁上,天线刺出的角度随着弧度的延伸逐渐难以落脚,所以越到下面越难攀爬,到了一定角度后就等于半身要悬挂在空中。我給他解釋了一下,馬在海已經把武裝帶的一端系到了自己的腰帶上,然後讓我抓著槍管,自己開始朝天線的突起混凝土堆下方和大壩外牆的地方爬去。混凝土堆猶如一隻不規則的碗扣在大壩垂直的壁上,天線刺出的角度隨著弧度的延伸逐漸難以落腳,所以越到下面越難攀爬,到了一定角度後就等於半身要懸掛在空中。

还好马在海身手十分灵活,只有几个地方需要我抓住枪管提起他让他借力荡过去,很快他就到达了我们看不到的位置,没多久他大叫了一声“有了!”,接着传来什么东西敲击天线的声音。還好馬在海身手十分靈活,只有幾個地方需要我抓住槍管提起他讓他借力盪過去,很快他就到達了我們看不到的位置,沒多久他大叫了一聲“有了!“,接著傳來什麼東西敲擊天線的聲音。

敲了一会儿后他让我们也爬下来,我拉了一下,另一头似乎被他固定住了,于是把枪卡在身边的天线上,顺着枪带和武装带也爬了下去。王四川紧随其后。敲了一會兒後他讓我們也爬下來,我拉了一下,另一頭似乎被他固定住了,於是把槍卡在身邊的天線上,順著槍帶和武裝帶也爬了下去。王四川緊隨其後。

下去后才十米左右就能看到潮湿的洞岩,被冲刷得好似打着蜡,我没空仔细观察,只看到在碗状混凝土包和大坝外墙的交接处,有一道一米长宽的正方形小窗。电缆从混凝土包里伸出,通到小窗内。一边的武装带绑在电缆上。下去後才十米左右就能看到潮濕的洞岩,被沖刷得好似打著蠟,我沒空仔細觀察,只看到在碗狀混凝土包和大壩外牆的交接處,有一道一米長寬的正方形小窗。電纜從混凝土包裡伸出,通到小窗內。一邊的武裝帶綁在電纜上。

马在海缩在小窗里,对我们道:“这后面是电报房。”馬在海縮在小窗裡,對我們道:“這後面是電報房。”

“电报房不是在老唐发现的那个山洞里吗?”王四川问。 “電報房不是在老唐發現的那個山洞裡嗎?”王四川問。

“那机器我看了,太小了,肯定不是总发报机房的发报机,工程上不可能把发报机和天线离那么远,一旦发生战斗,电缆很可能被切断。总发报机房一定会在天线附近。”他道,“在地下掩体的设计中,除了总机房外,会架设小型电报机的都是临时指挥所,所以,唐连长他们找到的山洞应该是一处临时指挥所,只有在这儿——大坝被攻克的时候才会使用,平时收发电报,应该都会在总发报机房内。” “那機器我看了,太小了,肯定不是總發報機房的發報機,工程上不可能把發報機和天線離那麼遠,一旦發生戰鬥,電纜很可能被切斷。總發報機房一定會在天線附近。“他道,”在地下掩體的設計中,除了總機房外,會架設小型電報機的都是臨時指揮所,所以,唐連長他們找到的山洞應該是一處臨時指揮所,只有在這兒 - 大壩被攻克的時候才會使用,平時收發電報,應該都會在總發報機房內。“

“你小子,你刚才怎么不说?”王四川道。 “你小子,你剛才怎麼不說?”王四川道。

“实话说了吧,唐连长说是要找天线,其实我感觉,他真正要找的就是这个总电报室,他比我经验丰富多了,根本不需要我提醒。”马在海往窗里面缩去,给我让出位置,我也爬了过去。 “實話說了吧,唐連長說是要找天線,其實我感覺,他真正要找的就是這個總電報室,他比我經驗豐富多了,根本不需要我提醒。”馬在海往窗裡面縮去,給我讓出位置,我也爬了過去。

“已经找到了一个发报室了,也证实了电报是从那台发报机里发出的,还要找这里干吗?”我问。 “已經找到了一個發報室了,也證實了電報是從那台發報機裡發出的,還要找這裡幹嗎?”我問。

“我也不敢肯定,不过,一般情况下,总发报室其实就是总司令部。”他道,“可能和这个有关系。” “我也不敢肯定,不過,一般情況下,總發報室其實就是總司令部。”他道,“可能和這個有關係。”

 说话间我已经挤进了那只小窗内,说是小窗,其实也不算小,只是里面的电缆非常多,不平均的分布在狭长的空间内,于是显得局促。每条电缆都有手腕粗细,绞在一起,好比怪物的触须。王四川在外面大叫我们小心,别触电了。說話間我已經擠進了那隻小窗內,說是小窗,其實也不算小,只是裡面的電纜非常多,不平均的分佈在狹長的空間內,於是顯得局促。每條電纜都有手腕粗細,絞在一起,好比怪物的觸鬚。王四川在外面大叫我們小心,別觸電了。

往里面爬五六米就到头了,尽头是一面墙,墙上有电缆孔,电缆从孔内穿入,间隙都被水泥封死了。马在海说,我们现在处在外部维修通道,里面是内部维修通道,这面墙是第一面密封墙,这么做应该是因为这儿外部空气有问题。往裡面爬五六米就到頭了,盡頭是一面牆,牆上有電纜孔,電纜從孔內穿入,間隙都被水泥封死了。馬在海說,我們現在處在外部維修通道,裡面是內部維修通道,這面牆是第一面密封牆,這麼做應該是因為這兒外部空氣有問題。

我说你别给我们上工程课,这里有面墙,我们是不是过不去了?我說你別給我們上工程課,這裡有面牆,我們是不是過不去了?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燈光很暗淡,應該是之前看到的那種應急燈的燈光,不知道下面是什麼地方。

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只要能离开这里,就算是龙潭虎穴也得去闯。現在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只要能離開這裡,就算是龍潭虎穴也得去闖。

三个洞口显然通向同一个地方,无须多选,我们从中间那个钻了进去,爬了有十几米就到了头。另一头是通风口的铁栅栏,冻得全是水,栅栏之间都堵实了,成了一块冰板子,光从后面透过来,但看不到具体情形。三個洞口顯然通向同一個地方,無須多選,我們從中間那個鑽了進去,爬了有十幾米就到了頭。另一頭是通風口的鐵柵欄,凍得全是水,柵欄之間都堵實了,成了一塊冰板子,光從後面透過來,但看不到具體情形。

马在海退下子弹,用枪托去砸铁栅栏的四角,这里非常狭窄,用不出力气,砸了半天才把栅栏砸下来,后面吹进来一阵狂风,刮得我几乎窒息。馬在海退下子彈,用槍托去砸鐵柵欄的四角,這裡非常狹窄,用不出力氣,砸了半天才把柵欄砸下來,後面吹進來一陣狂風,刮得我幾乎窒息。

我立即转头喘了几口,然后用大衣蒙住口鼻,往外看去只看到一片黑暗,外面什么都没有。我立即轉頭喘了幾口,然後用大衣蒙住口鼻,往外看去只看到一片黑暗,外面什麼都沒有。

我们三个人互相看了看,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洞外根本不是什么房间,而竟然是大坝外,外面就是那片无尽的深渊,从这里看去,一片虚无,只有那让人眩晕的狂风直往这洞里灌来。我們三個人互相看了看,才明白是怎麼回事。這洞外根本不是什麼房間,而竟然是大壩外,外面就是那片無盡的深淵,從這裡看去,一片虛無,只有那讓人眩暈的狂風直往這洞裡灌來。

这通风管道是朝室外的,这倒也合情合理。這通風管道是朝室外的,這倒也合情合理。

外面的雾确实散了,手电照出去还是什么都看不到。马在海大叫着说他探头出去看看,我们就扯住他的大衣衣摆,他探头出去,一出去风把他的衣服全吹了起来,人就往外好像有人在扯他一样。外面的霧確實散了,手電照出去還是什麼都看不到。馬在海大叫著說他探頭出去看看,我們就扯住他的大衣衣擺,他探頭出去,一出去風把他的衣服全吹了起來,人就往外好像有人在扯他一樣。

他大惊失色,我们立即把他扯住,他才没摔下去。王四川道:“你快点,先扫一眼看看是什么情况。”他大驚失色,我們立即把他扯住,他才沒摔下去。王四川道:“你快點,先掃一眼看看是什麼情況。”

他趴在出口用手电吃力的照了一遍四周,然后被我们拉了回来,就道:“这里是大坝的底了,我们下面十米左右就是山岩,边上有铁丝梯能爬下去。”他趴在出口用手電吃力的照了一遍四周,然後被我們拉了回來,就道:“這裡是大壩的底了,我們下面十米左右就是山岩,邊上有鐵絲梯能爬下去“。

我问他有没有老猫他们的痕迹,他就说怎么看得见,上面能看到他之前打出的那一支探照灯,但是距离相当远,显然这里确实是大坝的最底部,全是混凝土和岩石的交错层,手电照不了多远,什么都看不清楚。我問他有沒有老貓他們的痕跡,他就說怎麼看得見,上面能看到他之前打出的那一支探照燈,但是距離相當遠,顯然這裡確實是大壩的最底部,全是混凝土和岩石的交錯層,手電照不了多遠,什麼都看不清楚。

王四川问他能不能顺着铁丝梯爬上去,他就说有点玄,风太大了,比我们在大坝上蒙着的还要大,而且这些铁丝梯已经腐朽了,如果爬到一半断裂,那后果连提都不用提。王四川問他能不能順著鐵絲梯爬上去,他就說有點玄,風太大了,比我們在大壩上蒙著的還要大,而且這些鐵絲梯已經腐朽了,如果爬到一半斷裂,那後果連提都不用提。

不过我觉得这个险可以冒,主要是这里面的温度实在太低了,在这通风口上狂风灌我都觉得比里面暖和。如果我们再在电缆渠内找下去,恐怕撑不了多久。这里至少还有一线生机。而且并不是所有的铁丝梯都不能负重,这种钢筋有大拇指粗细,非常结实,副班长那一次,应该是意外。我们爬的时候只要小心一点,应该不至于出事。不過我覺得這個險可以冒,主要是這裡面的溫度實在太低了,在這通風口上狂風灌我都覺得比裡面暖和。如果我們再在電纜渠內找下去,恐怕撐不了多久。這裡至少還有一線生機。而且並不是所有的鐵絲梯都不能負重,這種鋼筋有大拇指粗細,非常結實,副班長那一次,應該是意外。我們爬的時候只要小心一點,應該不至於出事。

三个人一合计,王四川说先别作决定,咱们先试试看,如果不行我们再回来。三個人一合計,王四川說先別作決定,咱們先試試看,如果不行我們再回來。

于是马在海搓暖双手,第一个探身出去,单手抓着铁丝梯挂了过去,大衣立即被吹了起来,他用力贴近大坝的混凝土面,对我们大叫,但就是这么点距离,我们就听不清楚了。他只好做手势让我们过去,自己往上爬。於是馬在海搓暖雙手,第一個探身出去,單手抓著鐵絲梯掛了過去,大衣立即被吹了起來,他用力貼近大壩的混凝土面,對我們大叫,但就是這麼點距離,我們就听不清楚了。他只好做手勢讓我們過去,自己往上爬。

我第二个,探出通风口的那一刹那,确实有点恐怖,这外面就好比是宇宙空间一样,什么都没有,下面那个深渊,摔下去不知道有没有底,能感觉到的只有狂风。我抓住铁丝梯,吊过去的那一刹那那人都飞了起来,但是随后我就适应了,立即调整了动作,贴在大坝外壁上,然后往上爬。我第二個,探出通風口的那一剎那,確實有點恐怖,這外面就好比是宇宙空間一樣,什麼都沒有,下面那個深淵,摔下去不知道有沒有底,能感覺到的只有狂風。我抓住鐵絲梯,吊過去的那一剎那那人都飛了起來,但是隨後我就適應了,立即調整了動作,貼在大壩外壁上,然後往上爬。

接着是王四川,我用手电照着看他爬出来,他体重大,比我稳多了。接著是王四川,我用手電照著看他爬出來,他體重大,比我穩多了。

全部站定了之后,我开始观察四周,手电照去,一边就是大坝的外壁,能看到手电光在大坝表面滑过的长条光斑。长条光束只能照出一块表面,远处逐渐融入黑暗,大坝的混凝土外墙非常粗糙,上面有一层发黑的物质,看上去和雾气的颜色有点像。铁丝梯上也有,我看了看自己的手,发现有薄薄的一层,像液体又不像液体,立即在自己的大衣上擦擦,然后翻起袖子保护手,心说鬼知道这些东西有没有毒。全部站定了之後,我開始觀察四周,手電照去,一邊就是大壩的外壁,能看到手電光在大壩表面滑過的長條光斑。長條光束只能照出一塊表面,遠處逐漸融入黑暗,大壩的混凝土外牆非常粗糙,上面有一層發黑的物質,看上去和霧氣的顏色有點像。鐵絲梯上也有,我看了看自己的手,發現有薄薄的一層,像液體又不像液體,立即在自己的大衣上擦擦,然後翻起袖子保護手,心說鬼知道這些東西有沒有毒。

另一边就不用说了,什么都没有。当时的感觉,就是我们趴在整个世界的边缘。另一邊就不用說了,什麼都沒有。當時的感覺,就是我們趴在整個世界的邊緣。

这时候我有点后悔了,从这里爬上去要在这种状态下坚持多久,实在无法估计,这绝对不会是美好的记忆。這時候我有點後悔了,從這裡爬上去要在這種狀態下堅持多久,實在無法估計,這絕對不會是美好的記憶。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標語寫的什麼我也不認識,可能是安全生產之類的話,當時也沒有過多的注意。我心裡吃驚的是,倉庫竟然到頭了,看來也沒有大到我想像的程度。

更重要的是,如果仓库到这里就到头了,那么老猫他们到哪里去了?四周已经没有可以继续深入的地方。这么大小的仓库,并不足以让人搜索十小时都不回来。更重要的是,如果倉庫到這裡就到頭了,那麼老貓他們到哪裡去了?四周已經沒有可以繼續深入的地方。這麼大小的倉庫,並不足以讓人搜索十小時都不回來。

混凝土墙相当长,贴墙没有堆放物资,我们沿着墙壁走,一直走到尽头,仍旧没有什么发现,也没有了痕迹,这些人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混凝土牆相當長,貼牆沒有堆放物資,我們沿著牆壁走,一直走到盡頭,仍舊沒有什麼發現,也沒有了痕跡,這些人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马在海有点犯嘀咕,王四川不信邪,又回去了一趟,就说不可能,人是活的,还真能变戏法变没了了不成。馬在海有點犯嘀咕,王四川不信邪,又回去了一趟,就說不可能,人是活的,還真能變戲法變沒了了不成。

我知道这其中必有蹊跷,这时候就看到那些篷布遮起来的物资了,心说难道这些篷布下面有其他的出口?我知道這其中必有蹊蹺,這時候就看到那些篷布遮起來的物資了,心說難道這些篷布下面有其他的出口?

于是原路回去,注意边上的物资有没有什么痕迹,果然发现墙边上的物资固定网全部被揭开过,边上的固定铆钉都松了,显然有人也像我们这么找过。我们开始挨个儿一块一块地翻,忽然马在海叫了一声,其中一块篷布下面的混凝土地面上,有一道铁门,这道铁门和我们在洞穴里看到过的那一道有点相似,但是小了很多,没有被焊起来,上面有个褪了色的奇怪图形。於是原路回去,注意邊上的物資有沒有什麼痕跡,果然發現牆邊上的物資固定網全部被揭開過,邊上的固定鉚釘都松了,顯然有人也像我們這麼找過。我們開始挨個兒一塊一塊地翻,忽然馬在海叫了一聲,其中一塊篷布下面的混凝土地面上,有一道鐵門,這道鐵門和我們在洞穴裡看到過的那一道有點相似,但是小了很多,沒有被焊起來,上面有個褪了色的奇怪圖形。

王四川想去开门,被马在海拦住了,对我们说道:“王工、吴工,还是我来,这是高压危险的记号。这下面可能是电缆层,这里的线路可能都在下面走。”说着让我们退后,自己用边上的篷布包着手,用了吃奶的力气把铁门翻了上来。王四川想去開門,被馬在海攔住了,對我們說道:“王工,吳工,還是我來,這是高壓危險的記號。這下面可能是電纜層,這裡的線路可能都在下面走。“說著讓我們退後,自己用邊上的篷布包著手,用了吃奶的力氣把鐵門翻了上來。

铁门足有半米厚,他抬到一半就吃不消了,我们两个立即上去帮忙才把铁门推正不会掉下来,另一半就算了。手电往里一照,发现马在海说的没错,下面全是碗口粗的电缆,而且温度非常低,电缆全被包在冰壳里,能看到一边的铁丝梯上冰已经被人砸掉了。鐵門足有半米厚,他抬到一半就吃不消了,我們兩個立即上去幫忙才把鐵門推正不會掉下來,另一半就算了。手電往裡一照,發現馬在海說的沒錯,下面全是碗口粗的電纜,而且溫度非常低,電纜全被包在冰殼裡,能看到一邊的鐵絲梯上冰已經被人砸掉了。

马在海道:“他们真的下去了?”馬在海道:“他們真的下去了?”

我问他道:“这地方能通到哪里?”我問他道:“這地方能通到哪裡?”

他道:“所有的地方,电缆坑是用来铺设电缆的,所有用电的地方它都会通到,这样便于检修。一般用在固定的工事里,临时工事都挂在坑道上,一颗手榴弹就全断电了。但是这儿不同,这个坑道显然有隐蔽需求,鬼子造大坝的时候显然预计这里要用到二十年以上。”他道:“所有的地方,電纜坑是用來鋪設電纜的,所有用電的地方它都會通到,這樣便於檢修。一般用在固定的工事裡,臨時工事都掛在坑道上,一顆手榴彈就全斷電了。但是這兒不同,這個坑道顯然有隱蔽需求,鬼子造大壩的時候顯然預計這裡要用到二十年以上。“

我点头,日本人没想到苏联人这么剽悍,更没想到原子弹,要真没有这两方面,他们确实至少还能再抵抗十年。我點頭,日本人沒想到蘇聯人這麼剽悍,更沒想到原子彈,要真沒有這兩方面,他們確實至少還能再抵抗十年。

那么老猫他们从这里下去是正确的。王四川朝里面叫了几声,只有回声。我忽然明白了:“会不会他们在这些线缆道里迷路了?”那麼老貓他們從這裡下去是正確的。王四川朝裡面叫了幾聲,只有迴聲。我忽然明白了:“會不會他們在這些線纜道裡迷路了?”

马在海说说不好,一般不会,因为里面结构不会太复杂,而且标示会比较清楚。王四川爬了下去,说看看就知道了。馬在海說說不好,一般不會,因為裡面結構不會太複雜,而且標示會比較清楚。王四川爬了下去,說看看就知道了。

我们陆续下去,为了避免迷路,我们用地质锤敲掉墙壁上的冰做记号,然后往一个方向摸去。这里极难走,虽然不会碰头但脚下全是电缆,滑得要命。更要命的是,下面温度低得离谱,而且还有一阵一阵的风。我們陸續下去,為了避免迷路,我們用地質鎚敲掉牆壁上的冰做記號,然後往一個方向摸去。這裡極難走,雖然不會碰頭但腳下全是電纜,滑得要命。更要命的是,下面溫度低得離譜,而且還有一陣一陣的風。

显然这里和那冰窖是通的,而且有排风扇往这里运送冷气。顯然這裡和那冰窖是通的,而且有排風扇往這裡運送冷氣。

我们裹紧大衣,还是不住的哆嗦,这风简直是无孔不入地往我领子里跑。王四川就问,到底那冰窖是干什么用的?这种抽风式的通道,怎么好像是冷却装置?马在海说有可能,不过他只是个小兵,这些都是技术兵的事情,他是不懂,他只管拆和造。我們裹緊大衣,還是不住的哆嗦,這風簡直是無孔不入地往我領子裡跑。王四川就問,到底那冰窖是幹什麼用的?這種抽風式的通道,怎麼好像是冷卻裝置?馬在海說有可能,不過他只是個小兵,這些都是技術兵的事情,他是不懂,他只管拆和造。

王四川自言自语道:“什么东西能用到这么牛逼的冷却装置?”就在这时候,忽然我们听到身后,砰的一声闷响,好像是下来的铁门被关上了。我和王四川对视一眼,心说糟糕了,立即往回狂奔,连滚带爬地起来,回到下来的地方,发现铁门果然关上了。王四川爬上去用力推,但铁门纹丝不动,他就看了看我,面露惊恐和愤怒之色,立即大骂。王四川自言自語道:“什麼東西能用到這麼牛逼的冷卻裝置?”就在這時候,忽然我們聽到身後,砰的一聲悶響,好像是下來的鐵門被關上了。我和王四川對視一眼,心說糟糕了,立即往回狂奔,連滾帶爬地起來,回到下來的地方,發現鐵門果然關上了。王四川爬上去用力推,但鐵門紋絲不動,他就看了看我,面露驚恐和憤怒之色,立即大罵。

我几乎呆住了,一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外面有人把门关上了,而且锁上了。我幾乎呆住了,一下就明白是怎麼回事 - 外面有人把門關上了,而且鎖上了。

敌特!真的有敌特,我们被暗算了!敵特!真的有敵特,我們被暗算了!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本在戰爭後期兵員非常窘迫,最後派到內蒙的新兵年紀都非常小,日本人普遍個子小,否則也不會叫他們小鬼子,這麼看來屍體的這個身高也許還是正常的。

一个小兵道:“下面还有好几具,全挂在雷达上,哎呀我的妈呀,挖着挖着冰里出来一张黑脸,老吓人了,俺洋镐都打在自己脑袋上。”一個小兵道:“下面還有好幾具,全掛在雷達上,哎呀我的媽呀,挖著挖著冰裡出來一張黑臉,老嚇人了,俺洋鎬都打在自己腦袋上。”

我们都大笑,副班长过来啧了一声:“瞧你那熊样,还有脸说,还不快收拾一下,继续去帮忙。”我們都大笑,副班長過來嘖了一聲:“瞧你那熊樣,還有臉說,還不快收拾一下,繼續去幫忙。”

这兵大概是他带的,有点害怕他,立即不笑了,把冰坨子堆好,又跑了出去。我本来也想出去帮忙,但副班长说不用了,外面太冷了,他们也待不下去,搬完了就得回来。我们只好作罢。這兵大概是他帶的,有點害怕他,立即不笑了,把冰坨子堆好,又跑了出去。我本來也想出去幫忙,但副班長說不用了,外面太冷了,他們也待不下去,搬完了就得回來。我們只好作罷。

很快老唐也回来了,把头发上的霜一抖落,都整片整片掉下来,一回来立即蹲到火堆边上取暖。他的脸都冻裂了。接着又有两三个冰坨子被抬了进来,之后,人员陆续回归,把冰窖的铁门关上,才明显感觉温度有所上升。老唐说还有几具死人,实在挖不出来了,再弄下去要冻死了。很快老唐也回來了,把頭髮上的霜一抖落,都整片整片掉下來,一回來立即蹲到火堆邊上取暖。他的臉都凍裂了。接著又有兩三個冰坨子被抬了進來,之後,人員陸續回歸,把冰窖的鐵門關上,才明顯感覺溫度有所上升。老唐說還有幾具死人,實在挖不出來了,再弄下去要凍死了。

外面的温度肯定还在下降,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往火里丢东西,烧得更旺一点,那批小兵喝了好几碗温茶,才感觉缓过来。外面的溫度肯定還在下降,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們往火裡丟東西,燒得更旺一點,那批小兵喝了好幾碗溫茶,才感覺緩過來。

 有几个一边喝一边围着这些冰冻的尸体好奇的看着,裴青特别的感兴趣,一具尸体一具尸体的翻,把他们的脸都露了出来,累得直喘粗气。有幾個一邊喝一邊圍著這些冰凍的屍體好奇的看著,裴青特別的感興趣,一具屍體一具屍體的翻,把他們的臉都露了出來,累得直喘粗氣。

我在边上看着,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忽然他翻过一具尸体后,楞了一下,接着蹲了下来。我在邊上看著,不知道他想幹什麼,忽然他翻過一具屍體後,楞了一下,接著蹲了下來。

我端着茶杯走过去,问他有什么发现。他露出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这是个女人。”我端著茶杯走過去,問他有什麼發現。他露出一個難以置信的表情:“這是個女人。”

刚一说完,拥在一起的小兵本来闹闹嚷嚷的,一下全定住不说话了,都把头转向这边来。剛一說完,擁在一起的小兵本來鬧鬧嚷嚷的,一下全定住不說話了,都把頭轉向這邊來。

气氛有点怪,我们互相看了看,工程兵的表情都很奇怪,其中一个站起来走过来,其他人也全围了过来看。氣氛有點怪,我們互相看了看,工程兵的表情都很奇怪,其中一個站起來走過來,其他人也全圍了過來看。

当时感觉有点尴尬和古怪,后来想想也是正常的。工程兵都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常年在深山老林中跋涉,铺线架桥,这种工作太艰苦,几乎不可能有女人,所以任何一个看到女人的机会,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这个年纪对于异性又有着魔一般的憧憬,所以即使是一具女尸,也足够让他们面红耳赤的了。當時感覺有點尷尬和古怪,後來想想也是正常的。工程兵都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常年在深山老林中跋涉,鋪線架橋,這種工作太艱苦,幾乎不可能有女人,所以任何一個看到女人的機會,對於他們來說都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這個年紀對於異性又有著魔一般的憧憬,所以即使是一具女屍,也足夠讓他們面紅耳赤的了。

更何况在我们那代人的记忆里,日本女兵的印象就一个,那就是川岛芳子,那几乎是一个妖艳淫秽的代称。这里不上纲上线地说,小兵们的躁动是很正常。不是有一句俗话吗?“当兵三年,母猪不嫌。”更何況在我們那代人的記憶裡,日本女兵的印象就一個,那就是川島芳子,那幾乎是一個妖艷淫穢的代稱。這裡不上綱上線地說,小兵們的躁動是很正常。不是有一句俗話嗎?“當兵三年,母豬不嫌。”

我也走到那具尸体边上,这里的温度仍然很低,冰坨子基本上没有融化,能够看到里面的尸体和其他几具穿着很相似,但是身材更小,能够一看让人发现她是女人的,是她的发髻。我也走到那具屍體邊上,這裡的溫度仍然很低,冰坨子基本上沒有融化,能夠看到裡面的屍體和其他幾具穿著很相似,但是身材更小,能夠一看讓人發現她是女人的,是她的髮髻。

中国的女兵总是剪个学生头,或者干脆就是假小子,很少有看到留着发髻的,似乎日本女兵都会留发髻。中國的女兵總是剪個學生頭,或者乾脆就是假小子,很少有看到留著髮髻的,似乎日本女兵都會留髮髻。

能看到的也只有这些,工程兵们看了几分钟就发现和他们脑海中的川岛芳子完全是两回事,百无聊赖下都纷纷回去。只有裴青还盯着看,我叫了他一声,他抬头,有一丝很难察觉的奇怪表情闪过脸庞,但稍纵即逝。我感觉有点奇怪,他随机就叹了口气:“还是个女娃子,这些鬼子也真狠得下心。”能看到的也只有這些,工程兵們看了幾分鐘就發現和他們腦海中的川島芳子完全是兩回事,百無聊賴下都紛紛回去。只有裴青還盯著看,我叫了他一聲,他抬頭,有一絲很難察覺的奇怪表情閃過臉龐,但稍縱即逝。我感覺有點奇怪,他隨機就嘆了口氣:“還是個女娃子,這些鬼子也真狠得下心。”

一旁四川道:“战争从不让女人走开,你知道她杀了多少中国人?有什么可怜的。”一旁四川道:“戰爭從不讓女人走開,你知道她殺了多少中國人?有什麼可憐的。”

裴青涩然笑笑,忽然对我道:“老吴,来帮个忙烧点开水,咱们把她融出来,我想看看她身上有些什么东西。”裴青澀然笑笑,忽然對我道:“老吳,來幫個忙燒點開水,咱們把她融出來,我想看看她身上有些什麼東西。”

我问道:“怎么?你又有什么想法?”我問道:“怎麼?你又有什麼想法?”

他解释道,这里出现女兵很不寻常,这些女兵一般都在日本的特殊部队工作,要不就是佐官的秘书,别看都是年纪很小的女人,但军职都很高。他想看看这个女人来自哪里,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可以当成线索的文件之类的东西。他解釋道,這裡出現女兵很不尋常,這些女兵一般都在日本的特殊部隊工作,要不就是佐官的秘書,別看都是年紀很小的女人,但軍職都很高。他想看看這個女人來自哪裡,身上是不是有什麼可以當成線索的文件之類的東西。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唐說這些話的時候,說的很輕,但是我和王四川他們還是感覺到無法言語的一種毛骨悚然。

二十年前,一架日本的“深山”轰炸机,竟然在地下一千二百米处的暗河上起飞,飞越了地下水坝,滑翔入水坝之外的巨大地底空腔,消失在了那片无边际的黑暗中。我们谁也不知道这架“深山”在黑暗中会遇到什么,飞机上的飞行员会看到什么。二十年前,一架日本的“深山”轟炸機,竟然在地下一千二百米處的暗河上起飛,飛越了地下水壩,滑翔入水壩之外的巨大地底空腔,消失在了那片無邊際的黑暗中。我們誰也不知道這架“深山”在黑暗中會遇到什麼,飛機上的飛行員會看到什麼。

光是这样的事情,已经超过了我的接受程度,现在我们竟然还发现,在那片黑暗中,竟然有神秘的电报传了出来。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光是這樣的事情,已經超過了我的接受程度,現在我們竟然還發現,在那片黑暗中,竟然有神秘的電報傳了出來。這實在太匪夷所思了。

随即我就想到了这里的大量堆积的空降捆绑的货物和物资,心里顿时就明了这些东西到底是要运到哪里去的。隨即我就想到了這裡的大量堆積的空降捆綁的貨物和物資,心裡頓時就明了這些東西到底是要運到哪裡去的。

这里整个基地,所有的布置,显然都是为了把人空降入这个巨大的地下空腔所做。并且,如果日本没有战败,这样的空降活动还会进行无数次,一直到这个仓库所有的物资都被空投下去为止。這裡整個基地,所有的佈置,顯然都是為了把人空降入這個巨大的地下空腔所做。並且,如果日本沒有戰敗,這樣的空降活動還會進行無數次,一直到這個倉庫所有的物資都被空投下去為止。

老唐说,这个发现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所以他们有必要验证一下,他们下到大坝中来,就是为了寻找这一只天线。如果确实的话,这事情就完全是另一种性质的了。我就问他们有没有找到那只天线?老唐摇头,说暂时还没有,因为他们无法下到大坝的底层,所以他们才会到这里来寻找继续往下的道路。老唐說,這個發現實在是太讓人震驚了,所以他們有必要驗證一下,他們下到大壩中來,就是為了尋找這一只天線。如果確實的話,這事情就完全是另一種性質的了。我就問他們有沒有找到那隻天線?老唐搖頭,說暫時還沒有,因為他們無法下到大壩的底層,所以他們才會到這裡來尋找繼續往下的道路。

下去,这是一个什么概念,不言而喻。下去,這是一個什麼概念,不言而喻。

二十年前,日本人肯定也会想到类似的问题。在他们第一次看到这片虚无的时候,他们一定会问自己:这里是什么地方,里面有什么,如何下去?二十年前,日本人肯定也會想到類似的問題。在他們第一次看到這片虛無的時候,他們一定會問自己:這裡是什麼地方,裡面有什麼,如何下去?

现在我们面临的局面,显然表示,他们应该已经解决了最后一个疑问,而且发回了消息。現在我們面臨的局面,顯然表示,他們應該已經解決了最後一個疑問,而且發回了消息。

此时的我脑海里对这里发生的事情,已经有了一个很清晰的概念。二十年前日本人发现并在这里进行了大量的基建改造,并且成功地使用战略轰炸机进行了空投。虽然轰炸机在最后降落过程中坠毁了,但这整个过程,已经可以用疯狂来形容。此時的我腦海裡對這裡發生的事情,已經有了一個很清晰的概念。二十年前日本人發現並在這裡進行了大量的基建改造,並且成功地使用戰略轟炸機進行了空投。雖然轟炸機在最後降落過程中墜毀了,但這整個過程,已經可以用瘋狂來形容。

我甚至可以推测出很多的细节。比如说,这架坠毁的“深山”必然不会是第一架飞入深渊的飞机,为了测试可行性,我们之前在水下发现的小型战斗机残骸,必然是进行飞行可行性试验的第一首选。日本有着相当成熟的航空母舰技术,在这里飞起一架战斗机比一架巨型轰炸机要简单的多。我什至可以推測出很多的細節。比如說,這架墜毀的“深山”必然不會是第一架飛入深淵的飛機,為了測試可行性,我們之前在水下發現的小型戰鬥機殘骸,必然是進行飛行可行性試驗的第一首選。日本有著相當成熟的航空母艦技術,在這裡飛起一架戰鬥機比一架巨型轟炸機要簡單的多。

我问老唐接下来的打算,他就说了他的计划。我問老唐接下來的打算,他就說了他的計劃。

我和老唐他们不同,工程兵必须严谨,所以他们必须去求证一些东西,以使得自己的报告百分之百正确。这是毛主席当年批示的工作准则,工程兵永远在军队的前方,开山铺路,遇河架桥,任何的失误都可能导致战略意图败露,所以无论干什么都必须严谨。我和老唐他們不同,工程兵必須嚴謹,所以他們必須去求證一些東西,以使得自己的報告百分之百正確。這是毛主席當年批示的工作準則,工程兵永遠在軍隊的前方,開山鋪路,遇河架橋,任何的失誤都可能導致戰略意圖敗露,所以無論幹什麼都必須嚴謹。

所以老唐对我们说,他们必须完全确定这信号是从深渊中发出的,只有事情属实才能下这个结论,否则会给组织上带来极大的误导。所以老唐對我們說,他們必須完全確定這信號是從深淵中發出的,只有事情屬實才能下這個結論,否則會給組織上帶來極大的誤導。

搜索救援工作也必须继续,大坝外部的情况我们不得而知,过于具体的计划也没有用处,还是以不变应万变。搜索大坝的工作,将由工程兵完成,我们勘探队不应该走散了,勘探队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搜索救援工作也必須繼續,大壩外部的情況我們不得而知,過於具體的計劃也沒有用處,還是以不變應萬變。搜索大壩的工作,將由工程兵完成,我們勘探隊不應該走散了,勘探隊的工作已經完成了。

我心说地质勘探队的任务早就结束了,这片虚无之下,肯定不会是几十万公顷的石油湖。这边日本人的活动,显然和地质资源的勘探关系不大,从进入这个地下暗河一开始,我们的任务其实就已经结束了。我心說地質勘探隊的任務早就結束了,這片虛無之下,肯定不會是幾十萬公頃的石油湖。這邊日本人的活動,顯然和地質資源的勘探關係不大,從進入這個地下暗河一開始,我們的任務其實就已經結束了。

这样说无可厚非,确实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已经无法插手,我们没有继续前进的道路,也没有后退的地方。這樣說無可厚非,確實接下來的事情我們已經無法插手,我們沒有繼續前進的道路,也沒有後退的地方。

于是就没有人反对,老猫并没有表态,他默默地喝着茶,听我们说话。看他的表情,似乎感觉我们在谈的这些都很可笑。於是就沒有人反對,老貓並沒有表態,他默默地喝著茶,聽我們說話。看他的表情,似乎感覺我們在談的這些都很可笑。

我当时无所谓,没有想到,不久之后,我自己也有了这样的感觉。我當時無所謂,沒有想到,不久之後,我自己也有了這樣的感覺。

 带着梦魇一般的震惊,我进入了梦乡。在这样的刺激下不可避免地做了一个长梦,梦里那巨大的虚无好比一张巨大的嘴,而我站在大坝的顶部,迎着狂风看见它朝我蔓延过来。四周的岩壁慢慢被那种看似没有尽头的黑暗腐蚀。又梦到我坐在飞机上,在虚无中没有目的地飞行,四周什么都没有,怎么飞都飞不到头。帶著夢魘一般的震驚,我進入了夢鄉。在這樣的刺激下不可避免地做了一個長夢,夢裡那巨大的虛無好比一張巨大的嘴,而我站在大壩的頂部,迎著狂風看見它朝我蔓延過來。四周的岩壁慢慢被那種看似沒有盡頭的黑暗腐蝕。又夢到我坐在飛機上,在虛無中沒有目的地飛行,四周什麼都沒有,怎麼飛都飛不到頭。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愣了很長時間,好久才反應了過來。其他人也是一樣,王四川又問了一遍:“你說你進來過?”

老猫掏出烟点上,点头。老貓掏出煙點上,點頭。

我们全乱套了,好几个人脸都白了,面面相觑。我們全亂套了,好幾個人臉都白了,面面相覷。

我的脑子还是混沌一片,可转念一想突然就想笑,发现这事情其实相当的合理,而且早就有迹象了。我的腦子還是混沌一片,可轉念一想突然就想笑,發現這事情其實相當的合理,而且早就有跡象了。

首先老猫在我们下来之前,就知道大校那帮人早就发现了那个洞。起初我以为是他熟悉组织的一些做派,现在看来他早就进去过,他当然知道这个事情。首先老貓在我們下來之前,就知道大校那幫人早就發現了那個洞。起初我以為是他熟悉組織的一些做派,現在看來他早就進去過,他當然知道這個事情。

其次,在暗河涨水的时候,他能够及时出现,而且知道继续往前的通道是在暗河的顶部。我一开始也以为是他的经验丰富,此时想,也是因为他进去过。其次,在暗河漲水的時候,他能夠及時出現,而且知道繼續往前的通道是在暗河的頂部。我一開始也以為是他的經驗豐富,此時想,也是因為他進去過。

这真不知道是我们太单纯还是怎么的,竟然就没有想到这一点。這真不知道是我們太單純還是怎麼的,竟然就沒有想到這一點。

静了片刻,裴青第一个反应过来,冷冷地问道:“好啊,毛五月,我早知道你有问题,但是没想到你牵扯的这么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是不说清楚,别怪我们不讲阶级友情。”靜了片刻,裴青第一個反應過來,冷冷地問道:“好啊,毛五月,我早知道你有問題,但是沒想到你牽扯的這麼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要是不說清楚,別怪我們不講階級友情。“

老猫不慌不忙,摇头对我们道:“刚才说了,我只能说到这儿,上头有他们自己的考虑。而且,我不说是为你们好。”老貓不慌不忙,搖頭對我們道:“剛才說了,我只能說到這兒,上頭有他們自己的考慮。而且,我不說是為你們好。”

“奶奶的,你他娘的装什么干部!”王四川性情中人,一下子就翻了,跳了起来,要冲上去打老猫。才挨上去,一边的老唐一下就冲上来,把王四川整个人扭成了一个麻花。老唐是练家子,出手很利落,王四川那么大个头都一下被他制住了。不过王四川也不是好惹的,顺着一个翻身立即用一个摔跤的动作把老唐掀倒在地,两个人就扭在一起。 “奶奶的,你他娘的裝什麼幹部!”王四川性情中人,一下子就翻了,跳了起來,要衝上去打老貓。才挨上去,一邊的老唐一下就衝上來,把王四川整個人扭成了一個麻花。老唐是練家子,出手很利落,王四川那麼大個頭都一下被他制住了。不過王四川也不是好惹的,順著一個翻身立即用一個摔跤的動作把老唐掀倒在地,兩個人就扭在一起。

我本不打算把事情闹僵,眼看裴青也冲了过去,吓了一跳,以为要大打出手,不过他是去劝架的,把两个人拉了开来,老唐就指着王四川骂道: “你是不是当兵的?充什么知识份子大爷,老猫不说是有纪律在,你他娘的算哪根葱,我们听你的还是听团部的?”我本不打算把事情鬧僵,眼看裴青也衝了過去,嚇了一跳,以為要大打出手,不過他是去勸架的,把兩個人拉了開來,老唐就指著王四川罵道:“你是不是當兵的?充什麼知識份子大爺,老貓不說是有紀律在,你他娘的算哪根蔥,我們聽你的還是聽團部的?”

这话看似不猛,其实老唐已经在里面提了两点:第一不是不说,而是不能说,第二,命令是团部下的。这是暗示我们别问了。這話看似不猛,其實老唐已經在裡面提了兩點:第一不是不說,而是不能說,第二,命令是團部下的。這是暗示我們別問了。

工程兵团团部都搬出来,我是知道老猫打死也不会说了,王四川是那种血气上来政委也敢打的人,我怕他再说什么废话,要给别人定性套反革命的帽子就坏了,忙拦住他让他别说了,两边都少说两句,马在海在边上看气氛不对,见风使舵岔开话题就说:“几位领导先别管这个,那不对啊,如果毛工是一个幸存者,那这洞里应该只有一个人了,会不会就是刚才想杀吴工的那个人?”工程兵團團部都搬出來,我是知道老貓打死也不會說了,王四川是那種血氣上來政委也敢打的人,我怕他再說什麼廢話,要給別人定性套反革命的帽子就壞了,忙攔住他讓他別說了,兩邊都少說兩句,馬在海在邊上看氣氛不對,見風使舵岔開話題就說:“幾位領導先別管這個,那不對啊,如果毛工是一個倖存者,那這洞裡應該只有一個人了,會不會就是剛才想殺吳工的那個人?“

这事情其他人都不知道,一说有人要杀我,老猫都感觉到很意外,问我什么杀人?我就把刚才差点给人埋死在冰坑里的事情和他们说了。這事情其他人都不知道,一說有人要殺我,老貓都感覺到很意外,問我什麼殺人?我就把剛才差點給人埋死在冰坑里的事情和他們說了。

老猫听完后,皱起了眉头,老唐就问要不要派人去搜搜?老猫马上摆手,道:“不要派,这事情不对!”老貓聽完後,皺起了眉頭,老唐就問要不要派人去搜搜?老貓馬上擺手,道:“不要派,這事情不對!”

我问怎么不对?老猫就说,按照他之前拿到的消息,这一支在我们之前的秘密勘探队,一共是九个人,而且其中有3个是女人。而根据发现的尸体,我们已经发现了七个人,而老猫自己也是探险队的其中之一,那么就是还有一个人没有发现,而这一个人,经过性别筛选,可以知道应该是一个女人。我問怎麼不對?老貓就說,按照他之前拿到的消息,這一支在我們之前的秘密勘探隊,一共是九個人,而且其中有3個是女人。而根據發現的屍體,我們已經發現了七個人,而老貓自己也是探險隊的其中之一,那麼就是還有一個人沒有發現,而這一個人,經過性別篩選,可以知道應該是一個女人。

根据我刚才形容的袭击我的穿日本军装的人,显然是一个强壮的男人。根據我剛才形容的襲擊我的穿日本軍裝的人,顯然是一個強壯的男人。

王四川问我,当时我在被袭击的时候,是否能看清,对方是男是女?王四川問我,當時我在被襲擊的時候,是否能看清,對方是男是女?

我回忆了一下,就坚决说那肯定是一个男人,长这么大,小时候村里大家打的多了,是给女人打还是给男人打,我总是分的出来的。我回憶了一下,就堅決說那肯定是一個男人,長這麼大,小時候村里大家打的多了,是給女人打還是給男人打,我總是分的出來的。

那这事情果然就不对了,如果打我的是一个男的,而勘探队没发现的是一个女人,那就说明打我的人不是勘探队里的一员,那么,这个男人是谁?怎么会多出一个男人来。那這事情果然就不對了,如果打我的是一個男的,而勘探隊沒發現的是一個女人,那就說明打我的人不是勘探隊裡的一員,那麼,這個男人是誰?怎麼會多出一個男人來。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一刻,我,副班長,馬在海三個人,統統嚇的遍體生涼,三個人全部僵直在了原地。

我刚刚其实还在半信半疑,是不是刚才看到日本人的军装,是自己的错觉,到底我当时被人踢了一脚,整个一下才几秒的时间,不太可能看的清楚。我剛剛其實還在半信半疑,是不是剛才看到日本人的軍裝,是自己的錯覺,到底我當時被人踢了一腳,整個一下才幾秒的時間,不太可能看的清楚。

没想到没过了多少时间,竟然猛的看到这么多的日本人。这一下,好比我们穿过了时间隧道,那令人厌恶的黄色大衣一下子让我感觉走入抗战年代。沒想到沒過了多少時間,竟然猛的看到這麼多的日本人。這一下,好比我們穿過了時間隧道,那令人厭惡的黃色大衣一下子讓我感覺走入抗戰年代。

随即我发现不对,这几个日本人怎么这么眼熟,看着好像还认识。隨即我發現不對,這幾個日本人怎麼這麼眼熟,看著好像還認識。

再一看,顿时看见其中一个探出头来看我的日本军官,竟然是老猫!再一看,頓時看見其中一個探出頭來看我的日本軍官,竟然是老貓!

我还在讶异,裴青和王四川已经走了出来,王四川一下接过我,看我一身冰碴他奇怪了,问副班长我是怎么回事?我還在訝異,裴青和王四川已經走了出來,王四川一下接過我,看我一身冰碴他奇怪了,問副班長我是怎麼回事?

我被拉过去,马上就被脱掉衣服架到篝火边上,这团篝火真大啊,真暖和啊,我的眼泪当时就下来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哭。我被拉過去,馬上就被脫掉衣服架到篝火邊上,這團篝火真大啊,真暖和啊,我的眼淚當時就下來了,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哭。

现在想想,碰到大部队的这种安全感,实在太好了。現在想想,碰到大部隊的這種安全感,實在太好了。

当时,我们几个是衣衫褴褛,老猫他们却一律是整齐的日本军用大衣,特别是老猫,穿着深色的军官装,配上他那种不阴不阳的表情,像极了电影里的日本参谋官。我被裹上睡袋后,和他两相对望,都笑出了声来。接着边上的几个人都笑了。當時,我們幾個是衣衫襤褸,老貓他們卻一律是整齊的日本軍用大衣,特別是老貓,穿著深色的軍官裝,配上他那種不陰不陽的表情,像極了電影裡的日本參謀官。我被裹上睡袋後,和他兩相對望,都笑出了聲來。接著邊上的幾個人都笑了。

我问他娘的怎么回事,你们这帮老鬼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全部都倒戈成日本鬼子了?我問他娘的怎麼回事,你們這幫老鬼怎麼回事,什麼時候全部都倒戈成日本鬼子了?

 裴青就说你别冤枉好人,我们是敌后武工队化妆的,说着我们大笑。裴青就說你別冤枉好人,我們是敵後武工隊化妝的,說著我們大笑。

仔细一问,才知道这些衣服都是在另一个物资仓库里翻出来的,裴青说他妈的他们走的那条路太冷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后来他们在一个仓库里搜,刨出来这些衣服,一开始还没人敢穿,后来冻的受不了他们才套上,这一套整个就是一日本的关东军大队。他们自己看着都可乐。仔細一問,才知道這些衣服都是在另一個物資倉庫裡翻出來的,裴青說他媽的他們走的那條路太冷了,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後來他們在一個倉庫裡搜,刨出來這些衣服,一開始還沒人敢穿,後來凍的受不了他們才套上,這一套整個就是一日本的關東軍大隊。他們自己看著都可樂。

我想起和他们分别的时候,又问他们是怎么到达这里的,有没有找到那电报的源头。我想起和他們分別的時候,又問他們是怎麼到達這裡的,有沒有找到那電報的源頭。

我这一问,一下子几个人的脸色都沉了沉,裴青叹了口气,点头说找到了,不过,人已经死了。我這一問,一下子幾個人的臉色都沉了沉,裴青嘆了口氣,點頭說找到了,不過,人已經死了。

说着他就比划着,把他们的过程和我们简单的说了一遍。說著他就比劃著,把他們的過程和我們簡單的說了一遍。

这里要重新整理一下思路,因为裴青他们只是简要口述了他们的经历,事隔这么多年,要我完全记忆内容太难了,其中很多细节我已经记不清楚。或者,裴青当时也可能说得不太详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這裡要重新整理一下思路,因為裴青他們只是簡要口述了他們的經歷,事隔這麼多年,要我完全記憶內容太難了,其中很多細節我已經記不清楚。或者,裴青當時也可能說得不太詳細,不過這些都不重要。

他们是顺着电缆线一路朝那一条水路(我们这里称呼为“6号-川”,这是日本人命名的名字,稍后就会说到)的深处漂去,和这座大坝所在的这一条“0号”在地理上是主流和支流的关系。他們是順著電纜線一路朝那一條水路(我們這裡稱呼為“6號 - 川”,這是日本人命名的名字,稍後就會說到)的深處漂去,和這座大壩所在的這一條“0號”在地理上是主流和支流的關係。

我们自落水洞那里分开以后,他们一直往内漂流,和那个老唐分析的一样,到了落水洞之后的一段,电缆以及水下的铁轨,都意味着这里已经是日本人废弃前的活动密集区,这里的地势以及周围的环境,都趋于平缓,前进下去后越来越顺,没有一点阻碍。而日本人活动的痕迹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样化。我們自落水洞那裡分開以後,他們一直往內漂流,和那個老唐分析的一樣,到了落水洞之後的一段,電纜以及水下的鐵軌,都意味著這裡已經是日本人廢棄前的活動密集區,這裡的地勢以及周圍的環境,都趨於平緩,前進下去後越來越順,沒有一點阻礙。而日本人活動的痕跡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多樣化。

大约一直往内漂流了四十分钟之后,暗河的河底就呈现出一个向上的趋势,河水越来越浅,不久,他们的前方就出现了大量突出水面的浅滩,再往里去,浅滩越来越多,在前方连成了一片,暗河就到此为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连绵的岩河滩。大約一直往內漂流了四十分鐘之後,暗河的河底就呈現出一個向上的趨勢,河水越來越淺,不久,他們的前方就出現了大量突出水面的淺灘,再往裡去,淺灘越來越多,在前方連成了一片,暗河就到此為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連綿的岩河灘。

刚开始的岩河滩上也有水,但是无法在上面行进皮筏子了,他们只好趟水,裴青他们就发现,“6号-川”挂在暗河顶部山岩,从这里就开始分叉。剛開始的岩河灘上也有水,但是無法在上面行進皮筏子了,他們只好趟水,裴青他們就發現,“6號 - 川”掛在暗河頂部山岩,從這裡就開始分叉。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頭朝下摔的下去,慌亂間我馬上蜷曲起身體,用手護住腦袋,好在我的身手還可以,連撞兩下到底上,七葷八素下還能分清哪裡是上哪裡是下,馬上翻起來往上看去,心說是哪個混蛋暗算我!

没想到头刚抬起来,突然一大堆冰块劈头盖脑的砸了下来,砸了我一脸,我被迫低下头,再次护住脑袋。冰块一下子就拍在我的后脑上,冰凉的碎屑直往我的后脖子里钻。我心里大怒,甩着头想顶着冰块抬起来,可才抬了一半,又是劈头盖脑的冰块,这一次数量更多,重量更大,有一块猛砸在我的后颈上,差点砸的我晕过去。沒想到頭剛抬起來,突然一大堆冰塊劈頭蓋腦的砸了下來,砸了我一臉,我被迫低下頭,再次護住腦袋。冰塊一下子就拍在我的後腦上,冰涼的碎屑直往我的後脖子裡鑽。我心裡大怒,甩著頭想頂著冰塊抬起來,可才抬了一半,又是劈頭蓋腦的冰塊,這一次數量更多,重量更大,有一塊猛砸在我的後頸上,差點砸的我暈過去。

当时我马上就明白,对方是想用冰块埋住我,在这种环境下,这就是想制于我死地。當時我馬上就明白,對方是想用冰塊埋住我,在這種環境下,這就是想制於我死地。

我心中大骇,搞地质虽然会遇到很多的危险,但是遇到有人要杀我还是第一次,难道是埋伏在这里的敌特看我落单,要找我下手?随即我大怒,心说那你不用枪而是用这种方法就大错特错了,我虽然是一个技术兵,但那年头当过兵的哪个是好惹的?好歹我也是扛过沙包跑过五公里的。我心中大駭,搞地質雖然會遇到很多的危險,但是遇到有人要殺我還是第一次,難道是埋伏在這裡的敵特看我落單,要找我下手?隨即我大怒,心說那你不用槍而是用這種方法就大錯特錯了,我雖然是一個技術兵,但那年頭當過兵的哪個是好惹的?好歹我也是扛過沙包跑過五公里的。

想着我就抓起一块边上的冰,狠狠地朝冰块跌落的地方扔了过去,也不管有没有扔中,扔掉之后马上接着再扔,几下冰块的落势就减缓了,显然推冰下来的人在闪躲我扔上去的冰块。想著我就抓起一塊邊上的冰,狠狠地朝冰塊跌落的地方扔了過去,也不管有沒有扔中,扔掉之後馬上接著再扔,幾下冰塊的落勢就減緩了,顯然推冰下來的人在閃躲我扔上去的冰塊。

我知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马上用力踩着冰壁往上爬,才爬了几下我心里就一沉。我知道機不可失,時不再來,馬上用力踩著冰壁往上爬,才爬了幾下我心裡就一沉。

太滑了,根本无法着力!太滑了,根本無法著力!

我脚刚踩上去根本一点缓冲都没有就滑下来。我腳剛踩上去根本一點緩衝都沒有就滑下來。

妈的!我一下就急了,大吼了一声就发狠往上一跳,这一下我一下子就趴到了坑岸,可还没用力把整个人抬上去,就看到眼前黑影一晃,下巴猛的给人踢了一脚,人直接又摔了下去。媽的!我一下就急了,大吼了一聲就發狠往上一跳,這一下我一下子就趴到了坑岸,可還沒用力把整個人抬上去,就看到眼前黑影一晃,下巴猛的給人踢了一腳,人直接又摔了下去。

这一摔比刚才摔的重多了,疼的我眼前一黑,抓在手里的手电都掉了,但是,在那一瞬间,我却看到了对方的衣服。這一摔比剛才摔的重多了,疼的我眼前一黑,抓在手裡的手電都掉了,但是,在那一瞬間,我卻看到了對方的衣服。

摔到坑底,我一下就愣了,那是什么衣服,天,我的心脏缩了起来,那是日本人穿的军装。摔到坑底,我一下就愣了,那是什麼衣服,天,我的心臟縮了起來,那是日本人穿的軍裝。

日本人?日本人?

这真是一个让我极端恐惧的发现,难道想把我活埋的是一个日本兵?這真是一個讓我極端恐懼的發現,難道想把我活埋的是一個日本兵?

早想就和王四川他们想到过这个,这里荒废了不过二十年,如果这里有足够的食物,当时的日本残兵确实有可能存活下来,但是这样的可能性太低了,一路看来,这个洞穴实在是不适合生存。早想就和王四川他們想到過這個,這裡荒廢了不過二十年,如果這裡有足夠的食物,當時的日本殘兵確實有可能存活下來,但是這樣的可能性太低了,一路看來,這個洞穴實在是不適合生存。

这个想法一闪而过,我就再次给推下来的冰块一下埋了半截,外面的人显然改变了策略,想一下把那些碎冰全推下来,直接把我埋死。而冰块已经冻在了一起,他想一次性把我干掉是不可能的,然而我想在乱冰之中爬出去也是不可能的。這個想法一閃而過,我就再次給推下來的冰塊一下埋了半截,外面的人顯然改變了策略,想一下把那些碎冰全推下來,直接把我埋死。而冰塊已經凍在了一起,他想一次性把我幹掉是不可能的,然而我想在亂冰之中爬出去也是不可能的。

大概是因为冰屑的寒冷,我的脑子极度的清晰,当时马上就想到这样下去不行,我上不去就是一只死狗,对方埋不死我,也足够有时间想其他的办法杀我,这事情不能这么下去,不然对我不利。大概是因為冰屑的寒冷,我的腦子極度的清晰,當時馬上就想到這樣下去不行,我上不去就是一隻死狗,對方埋不死我,也足夠有時間想其他的辦法殺我,這事情不能這麼下去,不然對我不利。

但是我有什么办法可想,难道是装死吗?但是我有什麼辦法可想,難道是裝死嗎?

这时候我落下的手电一下子给铺下来的冰块埋住了,这么一来就更要命了,我条件反射,一边用力把双脚挣脱出冰堆,一边蹲下把手伸进碎冰里乱摸。這時候我落下的手電一下子給鋪下來的冰塊埋住了,這麼一來就更要命了,我條件反射,一邊用力把雙腳掙脫出冰堆,一邊蹲下把手伸進碎冰裡亂摸。

没想到这一摸,我没有摸到了手电,却摸到了一个手感奇怪的东西,我抓了一把,一下人就咯噔一下,糟了。沒想到這一摸,我沒有摸到了手電,卻摸到了一個手感奇怪的東西,我抓了一把,一下人就咯噔一下,糟了。

我顾不上管头顶上的暗算,一边用左手护头,一边开始扒拉脚下的碎雪,因为虽然刚才的手感让我不太肯定,但是我还是感觉我可能摸到要命的东西。我顧不上管頭頂上的暗算,一邊用左手護頭,一邊開始扒拉腳下的碎雪,因為雖然剛才的手感讓我不太肯定,但是我還是感覺我可能摸到要命的東西。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於在洞穴中起飛一架重型的轟炸機,我並不了解這種操作需要多少的精確計算,對此也沒有什麼概念,但是,如果有一架如此巨大的轟炸機要從那片深淵中返航,並且降落,這個難度我是完全可以預想的。

首先要控制飞机的机动飞进暗河口,就已经是相当困难的操作了,而要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完成降落,对飞行员的要求是超高的。降落跑道的长度不是问题,可以使用大量的拉索,主要的问题是这里的高度实在是不容许一点点错误,否则直接就是坠毁。首先要控制飛機的機動飛進暗河口,就已經是相當困難的操作了,而要在如此狹小的空間完成降落,對飛行員的要求是超高的。降落跑道的長度不是問題,可以使用大量的拉索,主要的問題是這裡的高度實在是不容許一點點錯誤,否則直接就是墜毀。

日本人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我感觉一开始他们就没有准备让飞机安稳降落,这么多的缓冲包,显然早就做好了飞机坠毁的准备,他们是想使用迫降的方式回收飞机。而且,看飞机最后的样子,他们的确也这么做了,从深渊中返航的那架“深山”确实是完全损毁了。日本人顯然也知道這一點,所以我感覺一開始他們就沒有準備讓飛機安穩降落,這麼多的緩衝包,顯然早就做好了飛機墜毀的準備,他們是想使用迫降的方式回收飛機。而且,看飛機最後的樣子,他們的確也這麼做了,從深淵中返航的那架“深山”確實是完全損毀了。

我想着那片令人心悸的虚无就感觉到毛骨悚然,小鬼子真是敢干,那么,那架“深山”的驾驶员,在深渊中,有没有看到什么东西呢?我想著那片令人心悸的虛無就感覺到毛骨悚然,小鬼子真是敢干,那麼,那架“深山”的駕駛員,在深淵中,有沒有看到什麼東西呢?

我没有驾驶过飞机,但是想着飞行在地下一千二百米下的,无边无际的地底深渊中,这种感觉真的让人毛骨悚然。我沒有駕駛過飛機,但是想著飛行在地下一千二百米下的,無邊無際的地底深淵中,這種感覺真的讓人毛骨悚然。

正在臆想着,背后传来了王四川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只见他灰头土脸的提溜着那个被他打到膝盖的人,那个人被他扭成了一个极端不舒服的动作,王四川的力气极大,一般人被他扭住是完全挣脱不开的,那人显然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给王四川拖死尸一样拖了过来。正在臆想著,背後傳來了王四川的聲音,我回頭一看,只見他灰頭土臉的提溜著那個被他打到膝蓋的人,那個人被他扭成了一個極端不舒服的動作,王四川的力氣極大,一般人被他扭住是完全掙脫不開的,那人顯然已經完全放棄了抵抗,給王四川拖死屍一樣拖了過來。

我忙走过去,王四川把那人按到地上,骂了一句:“真他娘不容易,这家伙比兔子还跑的快,乌漆抹黑的,老子差点就给他跑了。还好老子眼神也不差。”我忙走過去,王四川把那人按到地上,罵了一句:“真他娘不容易,這傢伙比兔子還跑的快,烏漆抹黑的,老子差點就給他跑了。還好老子眼神也不差。“

我用手电去照那人惨白的脸,这才看清楚这人的样子。我用手電去照那人慘白的臉,這才看清楚這人的樣子。

那是一张陌生的脸,面无血色,浑身是汗,也不知道是跑的还是他本身就这么多湿,如今正用极度怨恨的眼神盯着我,满眼血丝,整个人都在颤抖。那是一張陌生的臉,面無血色,渾身是汗,也不知道是跑的還是他本身就這麼多濕,如今正用極度怨恨的眼神盯著我,滿眼血絲,整個人都在顫抖。

让我有点意外的是,这个人细看后发现,和我们之前碰到的袁喜乐和那几具尸体都不一样,他没有穿工程兵军装,他穿的是列宁服,看样子不是当兵的,他这样的打扮,更像是所谓的中科院李四光他们那时候的打扮,像是下派的专家。讓我有點意外的是,這個人細看後發現,和我們之前碰到的袁喜樂和那幾具屍體都不一樣,他沒有穿工程兵軍裝,他穿的是列寧服,看樣子不是當兵的,他這樣的打扮,更像是所謂的中科院李四光他們那時候的打扮,像是下派的專家。

我们搜索了那人的衣服口袋,结果搜出了他的工作证,得知这个是叫苏振华,果然是地质部的人。我們搜索了那人的衣服口袋,結果搜出了他的工作證,得知這個是叫蘇振華,果然是地質部的人。

“看样子,第一批人的组合和咱们不同,确实规格高多了。”王四川沉下脸来说。 “看樣子,第一批人的組合和咱們不同,確實規格高多了。”王四川沉下臉來說。

袁喜乐是苏联撤走后相当于擦苏联人屁股的中坚人物,相当于土地革命时候的王明博古,地位非同一般,而地质部的人肯定是搞政治工作的,虽然不一定是地质专业,但是最起码也是直接负责于几个老头子的人,相当于特派员。类似于当年苏共派到中国来指导工作的李德,我虽然很讨厌特派员这种身份的人,但是当时只要是重要的事情,肯定能看到这种人的身影。袁喜樂是蘇聯撤走後相當於擦蘇聯人屁股的中堅人物,相當於土地革命時候的王明博古,地位非同一般,而地質部的人肯定是搞政治工作的,雖然不一定是地質專業,但是最起碼也是直接負責於幾個老頭子的人,相當於特派員。類似於當年蘇共派到中國來指導工作的李德,我雖然很討厭特派員這種身份的人,但是當時只要是重要的事情,肯定能看到這種人的身影。

我叫了几声苏振华,但是那个人还是那样瞪着我,好像对我有着极端的仇恨,我扳了扳他的脸,就发现他和袁喜乐一样,也好像处于一种疯癫的状态。我叫了幾聲蘇振華,但是那個人還是那樣瞪著我,好像對我有著極端的仇恨,我扳了扳他的臉,就發現他和袁喜樂一樣,也好像處於一種瘋癲的狀態。

好嘛,又找到一个疯子,我心里想,第一只队伍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怎么人不是死了,就是疯了。好嘛,又找到一個瘋子,我心裡想,第一只隊伍到底出了什麼事情?怎麼人不是死了,就是瘋了。

王四川也很无奈,问我道:“咱们拿他怎么办,这小子犟的和牛似的,我一松手他肯定跑,咱们难道要绑着他?”王四川也很無奈,問我道:“咱們拿他怎麼辦,這小子犟的和牛似的,我一鬆手他肯定跑,咱們難道要綁著他?”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心里想要么先把他送回到2号舱去,让马在海看着他再说。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心裡想要么先把他送回到2號艙去,讓馬在海看著他再說。

刚想说话,那个苏振华突然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他一嘴不知道哪里的口音,那句话说出来我一点也听不懂。不过当时王四川的脸色就变了,显然听懂了。剛想說話,那個蘇振華突然從牙縫裡擠出來一句話,他一嘴不知道哪裡的口音,那句話說出來我一點也聽不懂。不過當時王四川的臉色就變了,顯然聽懂了。

我问他他说的是什么,王四川脸色有点怪,低声说那是蒙古话,意思是:“小心影子,里面有鬼!”。我問他他說的是什麼,王四川臉色有點怪,低聲說那是蒙古話,意思是:“小心影子,裡面有鬼!”。

 这句话是苏振华在我们面前说的唯一一句话,看他说话的表情,也不知道是警告还是诅咒,自此之后,他就再没有说过话,只是用犹如要把我们生吞活剥的表情死死盯着我们。這句話是蘇振華在我們面前說的唯一一句話,看他說話的表情,也不知道是警告還是詛咒,自此之後,他就再沒有說過話,只是用猶如要把我們生吞活剝的表情死死盯著我們。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概是因為那層冷霧的關係,我們一開始以為外面的空間會很大,因為能見度極其低,看不到光線的盡頭,所以有這樣的錯覺。我和王四川哆哆嗦嗦的沿著我來時候的鐵絲板田壟又走回去了一段,就已經看不到2號鐵艙的艙門了。

王四川第一次出来,注意力都给外面混凝土池里冰冻住的黑色影子吸引了,他不时候停下来,想用手电照出厚冰下的影子到底是什么,但是这里冰的通透性实在不好,加上冷雾的散发,要想在冰上看清楚冰下的东西确实是不可能的。王四川第一次出來,注意力都給外面混凝土池裡冰凍住的黑色影子吸引了,他不時候停下來,想用手電照出厚冰下的影子到底是什麼,但是這裡冰的通透性實在不好,加上冷霧的散發,要想在冰上看清楚冰下的東西確實是不可能的。

我一边一边看,这一次比来的时候看的更加的仔细,心里也疑惑这个地方是日本人用来干什么的,这么冷的话,显然已经低于地下水的温度,这里肯定有制冷用的压缩机,当时还没有冰箱的概念,冷冻压缩机都是大型用于冷库的,而这里,很像一个水产用的冷库。我一邊一邊看,這一次比來的時候看的更加的仔細,心裡也疑惑這個地方是日本人用來幹什麼的,這麼冷的話,顯然已經低於地下水的溫度,這裡肯定有製冷用的壓縮機,當時還沒有冰箱的概念,冷凍壓縮機都是大型用於冷庫的,而這裡,很像一個水產用的冷庫。

我们走到一个地方时,王四川提议我们走上边上混凝土池和混凝土池中间的“纵向”田垄,这些长条的混凝土突起一直通向雾气的深处,走在上面虽然比较难保持平衡,但是比踩着冰走要现实。我們走到一個地方時,王四川提議我們走上邊上混凝土池和混凝土池中間的“縱向”田壟,這些長條的混凝土突起一直通向霧氣的深處,走在上面雖然比較難保持平衡,但是比踩著冰走要現實。

我同意,一起走了上去,小心翼翼的好像走钢丝一样一点一点的向雾气的深处走去。我同意,一起走了上去,小心翼翼的好像走鋼絲一樣一點一點的向霧氣的深處走去。

离开那条铁丝板的正规田垄,让我多少有点心虚,因为这个东西就好比一条生命线,离开了这条线,让人很没有安全感。離開那條鐵絲板的正規田壟,讓我多少有點心虛,因為這個東西就好比一條生命線,離開了這條線,讓人很沒有安全感。

 那是很漫长的一段行进,大体是因为实在太冷了,或者是走的太小心,我们其实走的相当的慢,所以实际走了多少时间我们也没有把握,只觉得是路走了很长,期间因为太过寒冷,而且四周全是雾气,也没有什么可以讨论,也就一直没有和王四川说话,到了后来神志都有点恍惚。那是很漫長的一段行進,大體是因為實在太冷了,或者是走的太小心,我們其實走的相當的慢,所以實際走了多少時間我們也沒有把握,只覺得是路走了很長,期間因為太過寒冷,而且四周全是霧氣,也沒有什麼可以討論,也就一直沒有和王四川說話,到了後來神誌都有點恍惚。

最后,王四川先停了下来,他其实走在我的后面,他叫住了我。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在前方的雾气中,出现了一排排很大的大概半人高的影子。我们加快了脚步靠近,很快就发现,这个空间的边缘到了,那些影子是靠墙安置的不知名机器,上面全是冻霜。很多很多的管子从这些机器里衍生出来,插入到混凝土水池的冰里。最後,王四川先停了下來,他其實走在我的後面,他叫住了我。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在前方的霧氣中,出現了一排排很大的大概半人高的影子。我們加快了腳步靠近,很快就發現,這個空間的邊緣到了,那些影子是靠牆安置的不知名機器,上面全是凍霜。很多很多的管子從這些機器裡衍生出來,插入到混凝土水池的冰裡。

这些机器的上方,都有很多的标识牌子,王四川把几块上的冻霜敲掉,发现都是编号,机器上是“冷-03-A”之类的字样,一直排列着,管子上则是复杂的多的编号,似乎是标识这些管子是负责那一个混凝土池的制冷的。這些機器的上方,都有很多的標識牌子,王四川把幾塊上的凍霜敲掉,發現都是編號,機器上是“冷- 03 -甲”之類的字樣,一直排列著,管子上則是複雜的多的編號,似乎是標識這些管子是負責那一個混凝土池的製冷的。

我猜测这些就是制冷用的压缩机,我们顺着边走,感觉到这里冷的离谱,很快牙齿开始打战。我猜測這些就是製冷用的壓縮機,我們順著邊走,感覺到這裡冷的離譜,很快牙齒開始打戰。

走了没几步就看到一个开在混凝土上的大型门洞,用的扭矩门闩,有一道厚实的铁门半掩着,门上全是白霜,王四川踢了几脚,这门纹丝不动,厚度惊人,我看着这道门感觉到很眼熟,不过一时间没想起在哪里看到过,等王四川掰掉门上的几块霜,露出了门上的字的时候,我才醒悟过来。走了沒幾步就看到一個開在混凝土上的大型門洞,用的扭矩門閂,有一道厚實的鐵門半掩著,門上全是白霜,王四川踢了幾腳,這門紋絲不動,厚度驚人,我看著這道門感覺到很眼熟,不過一時間沒想起在哪裡看到過,等王四川掰掉門上的幾塊霜,露出了門上的字的時候,我才醒悟過來。

那门上写着很大的:53,谋略那門上寫著很大的:53,謀略

和我们在暗河的第一段从石头下挖出的那到大铁门一样几乎一模一样,当时有人说里面是引爆炸药的地方。和我們在暗河的第一段從石頭下挖出的那到大鐵門一樣幾乎一模一樣,當時有人說裡面是引爆炸藥的地方。

我心里说难道这后面也是引爆炸药的地方?但也觉得不是很可能了。我心裡說難道這後面也是引爆炸藥的地方?但也覺得不是很可能了。

门刚好了开了能容纳一人进入的缝隙,整扇门其实已经和边上的混凝土冻成了一个整体,轮轴处的霜冻硬的惊人,想要再开一点根本不可能。門剛好了開了能容納一人進入的縫隙,整扇門其實已經和邊上的混凝土凍成了一個整體,輪軸處的霜凍硬的驚人,想要再開一點根本不可能。

我深吸了口气,和王四川鱼贯而入,里面的温度比高一点,所以雾气特别的浓,不过往里走了几步就好多了,我们定睛观瞧,门后是一个铁皮的走道,很高,横宽都和门齐平,有五米左右,似乎是用来运送大型东西的通道。我们往里再走,铁锈的味道越来越浓,并且脚下感觉不太稳。我深吸了口氣,和王四川魚貫而入,裡面的溫度比高一點,所以霧氣特別的濃,不過往裡走了幾步就好多了,我們定睛觀瞧,門後是一個鐵皮的走道,很高,橫寬都和門齊平,有五米左右,似乎是用來運送大型東西的通道。我們往裡再走,鐵鏽的味道越來越濃,並且腳下感覺不太穩。

通道不知道通向哪里,前方一片漆黑,连手电都照不到尽头,这让人有点恐慌,就在我开始犹豫要不要深入时,王四川又发现了东西,他拍了我一声,指了指墙上,我转头一照,照到边上的翻着无数铁锈鳞的铁皮上给人用手擦过了,留下了一条长长的印迹,铁锈片落了一地,而我们在地上也看到了清晰的脚印,而且有两对。通道不知道通向哪裡,前方一片漆黑,連手電都照不到盡頭,這讓人有點恐慌,就在我開始猶豫要不要深入時,王四川又發現了東西,他拍了我一聲,指了指牆上,我轉頭一照,照到邊上的翻著無數鐵鏽鱗的鐵皮上給人用手擦過了,留下了一條長長的印跡,鐵鏽片落了一地,而我們在地上也看到了清晰的腳印,而且有兩對。

这些痕迹相当的新,我顿时兴奋起来,看样子,似乎是找到袁喜乐的线索了。這些痕跡相當的新,我頓時興奮起來,看樣子,似乎是找到袁喜樂的線索了。

跟着这些痕迹,我们加快了脚步,一直往通道的深处跑去,同时手电不停的扫射四周,唯恐错过什么,大概跑了半只烟的功夫,我们终于从出口出来,来到一处平台上。跟著這些痕跡,我們加快了腳步,一直往通道的深處跑去,同時手電不停的掃射四周,唯恐錯過什麼,大概跑了半只煙的功夫,我們終於從出口出來,來到一處平台上。

平台的上下方豁然开朗,上方相当的高,出现了钢结构的横梁。往下面照的时候,另人吃惊的场景出来了,只见下面好像是一个巨大的吊装车间,两根巨大的铁轨卡在车间的地板上,犹如两道巨大的伤疤,特别的显眼。平台的上下方豁然開朗,上方相當的高,出現了鋼結構的橫梁。往下面照的時候,另人吃驚的場景出來了,只見下面好像是一個巨大的吊裝車間,兩根巨大的鐵軌卡在車間的地板上,猶如兩道巨大的傷疤,特別的顯眼。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閉上了眼睛,腦子一片空白,感覺自己應該摔倒,或者口吐白沫死去了,這種感覺現在想來非常奇妙。死亡降臨的那一剎那,想的東西倒不是死亡了,這有點讓我很意外。

当然,我最后并没有死去,既然我在这里把这些经历写出来,想必大家都会意识到这一点,我之所以在把这段经历写的如此清楚,是因为这一段经历对我的成长或者是蜕变起了相当大的帮助,不能说是大彻大悟,但是至少是让我成熟了。事实上,经历过这种事情之后,我才理解修炼出老猫的那种人的沉稳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當然,我最後並沒有死去,既然我在這裡把這些經歷寫出來,想必大家都會意識到這一點,我之所以在把這段經歷寫的如此清楚,是因為這一段經歷對我的成長或者是蛻變起了相當大的幫助,不能說是大徹大悟,但是至少是讓我成熟了。事實上,經歷過這種事情之後,我才理解修煉出老貓的那種人的沉穩需要付出什麼代價。

那么,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我为什么没有死呢?那麼,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我為什麼沒有死呢?

我在雾气中等死等了十几分钟,就感觉到了一些异样,那是寒冷开始侵袭我的身体,我的毛孔开始剧烈的收缩起来,热量极速给抽走。我在霧氣中等死等了十幾分鐘,就感覺到了一些異樣,那是寒冷開始侵襲我的身體,我的毛孔開始劇烈的收縮起來,熱量極速給抽走。

我一开始以为这是死亡的前兆,但是当我越来越冷,最后打了一个喷嚏之后,就意识到了不对劲。接着我张开了眼睛,发现浓烈的雾气竟然在我面前稀疏了,我能够大概看清楚前面的情况,马在海背着副班长站在门的边上,也是一脸疑惑。我一開始以為這是死亡的前兆,但是當我越來越冷,最後打了一個噴嚏之後,就意識到了不對勁。接著我張開了眼睛,發現濃烈的霧氣竟然在我面前稀疏了,我能夠大概看清楚前面的情況,馬在海背著副班長站在門的邊上,也是一臉疑惑。

没有毒?当时我的第一个念头,接着我就突然感觉太可笑了,怎么会这样,难道我们一直在和自己的臆想做斗争吗?沒有毒?當時我的第一個念頭,接著我就突然感覺太可笑了,怎麼會這樣,難道我們一直在和自己的臆想做鬥爭嗎?

但是这里的雾气却和很稀薄,而且冷的要命,感觉又不对。但是這裡的霧氣卻和很稀薄,而且冷的要命,感覺又不對。

那门口显然相当的冷,马在海缩着身子,看了我一眼,就缓缓将气闭门完全拉了开来,接着我们的手电都照到了门口面的空间。那門口顯然相當的冷,馬在海縮著身子,看了我一眼,就緩緩將氣閉門完全拉了開來,接著我們的手電都照到了門口面的空間。

雾气腾腾,手电光什么也照不到,只有滚动的雾气,其他什么也看不到。霧氣騰騰,手電光什麼也照不到,只有滾動的霧氣,其他什麼也看不到。

雾气确实无害,副班长似乎是因为力竭晕倒了,一路过来,他一直是精神压力和体力透支最厉害的人,又受了伤,如今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问题,终于晕了过去。霧氣確實無害,副班長似乎是因為力竭暈倒了,一路過來,他一直是精神壓力和體力透支最厲害的人,又受了傷,如今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問題,終於暈了過去。

马在海背着他,我们收拾了装备,一前一后的踏出了铁舱,踏入到了雾气之中。馬在海背著他,我們收拾了裝備,一前一後的踏出了鐵艙,踏入到了霧氣之中。

我无法形容我看到了一个什么景象,因为前后左右全是雾,朦胧一片,手电照出去没几米就停止,而此时我们的手电已经只能勉强使用,事实上在这种光线,就算没有雾气,我们的眼睛也看不到太远。我無法形容我看到了一個什麼景象,因為前後左右全是霧,朦朧一片,手電照出去沒幾米就停止,而此時我們的手電已經只能勉強使用,事實上在這種光線,就算沒有霧氣,我們的眼睛也看不到太遠。

这种雾气大部分积聚在我们膝盖以下,白而浓烈,再往上就迅速的稀薄下来,我们一动雾气就开始翻滚,好比走在云里,而且铁门外极度的寒冷,冷的才出来几妙,我就感觉下肢无法静止,冷的只有动着我才能感觉到它的存在。這種霧氣大部分積聚在我們膝蓋以下,白而濃烈,再往上就迅速的稀薄下來,我們一動霧氣就開始翻滾,好比走在雲裡,而且鐵門外極度的寒冷,冷的才出來幾妙,我就感覺下肢無法靜止,冷的只有動著我才能感覺到它的存在。

这种冷已经不是寒冷的地下河水所能比拟的了,我们缩起身子,有点惶恐的看向四周。這種冷已經不是寒冷的地下河水所能比擬的了,我們縮起身子,有點惶恐的看向四周。

冷却的气温让我很快思绪恢复,只是感觉,我已经发现这种雾气并不是我们在外面的看到的那种沉重的灰雾,而只是冰窖中常见的那种冰冷的水汽。而且这里的温度应该远远低于冰窖,因为是在太冷了。冷卻的氣溫讓我很快思緒恢復,只是感覺,我已經發現這種霧氣並不是我們在外面的看到的那種沉重的灰霧,而只是冰窖中常見的那種冰冷的水汽。而且這裡的溫度應該遠遠低於冰窖,因為是在太冷了。

我们取出睡袋批在身上,勉强感觉暖和一点,我跺了跺脚,似乎脚下是铁丝板,很滑,冻着一层冰。而我跺脚的声音,竟然有回声,显然这是一个比较空旷的房间。我們取出睡袋批在身上,勉強感覺暖和一點,我跺了跺腳,似乎腳下是鐵絲板,很滑,凍著一層冰。而我跺腳的聲音,竟然有迴聲,顯然這是一個比較空曠的房間。

这里是哪里呢?我越来越迷惑,大坝的底部应该是什么,不是应该沉着发电机的转子吗?怎么好像是一个巨大的冰窖?這裡是哪裡呢?我越來越迷惑,大壩的底部應該是什麼,不是應該沉著發電機的轉子嗎?怎麼好像是一個巨大的冰窖?

我们小心翼翼的朝前走去,脚下的铁皮和铁丝板发出有节奏的震动声,越往前走,雾气越稀薄,很快我就看到了自己的脚下,那是一条类似于田垄的铁丝板过道,过道的两边是混凝土浇的类似于水池的四方形巨大凹陷,有点像烧石灰的工地,只不过修筑的正规了很多,凹陷里面应该是冰,而冰下黑影绰绰,一个一个有小犊子那么大,不知道冻的是什么。我們小心翼翼的朝前走去,腳下的鐵皮和鐵絲板發出有節奏的震動聲,越往前走,霧氣越稀薄,很快我就看到了自己的腳下,那是一條類似於田壟的鐵絲板過道,過道的兩邊是混凝土澆的類似於水池的四方形巨大凹陷,有點像燒石灰的工地,只不過修築的正規了很多,凹陷裡面應該是冰,而冰下黑影綽綽,一個一個有小犢子那麼大,不知道凍的是什麼。

手电根本照不下去,我踩了一下,完全冻结实了,水深起码有两米多,看样子不可能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手電根本照不下去,我踩了一下,完全凍結實了,水深起碼有兩米多,看樣子不可能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继续往前走,越走越冷,大概走出去有五十米,我都想回去了,马在海也冻的直哆嗦,这时候我们看到前面的“田垄”尽头,出现了在上头看到的,同样的铁壁,同样有一道气闭门开在这铁壁上。繼續往前走,越走越冷,大概走出去有五十米,我都想回去了,馬在海也凍的直哆嗦,這時候我們看到前面的“田壟”盡頭,出現了在上頭看到的,同樣的鐵壁,同樣有一道氣閉門開在這鐵壁上。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某些三四十年代日本人修建的大型水壩中 - 比如說松花江的小豐滿,發電機組都處在水下十米左右的地方,到達發電機的技術層就需要一種特別的升降機,這種叫做“沉箱”的裝置也是在大壩建設的時候用來運輸大型的電機零件,一般在大壩測試完成的時候會拆掉,如果不拆掉則一直作為檢修時候到達大壩最底層的唯一通道使用。

在我脑海里,只有这种巨型的升降机是完全用铁皮包住的,它的外壁是正方形的混凝土垂直管道,里面包着钢筋加固的铁皮板。在我腦海裡,只有這種巨型的升降機是完全用鐵皮包住的,它的外壁是正方形的混凝土垂直管道,裡面包著鋼筋加固的鐵皮板。

这种升降机一般不在泄洪的时候使用,因为泄洪的时候,整个大坝的底层完全是泡在水里的,降到下面也没有用处,但是我当时看到这个铁舱,突然就意识到,会不会这个铁舱是焊接在这种巨大的升降机上的。這種升降機一般不在洩洪的時候使用,因為洩洪的時候,整個大壩的底層完全是泡在水里的,降到下面也沒有用處,但是我當時看到這個鐵艙,突然就意識到,會不會這個鐵艙是焊接在這種巨大的升降機上的。

我们进入的时候,那块铁墙其实就是升降机的入口,我们进入了铁舱之后,其实就进入了那升降机的平台上。我們進入的時候,那塊鐵牆其實就是升降機的入口,我們進入了鐵艙之後,其實就進入了那升降機的平台上。

想到这里,我突然茅塞顿开,一下子想起了很多的事情——在铁舱里听到的我以为是大坝受压发出的声音,和各种奇怪的响声,现在想想就感觉不对,那似乎是轮轨摩擦的声音,难道我们进入这平台之后,这平台竟然动了?想到這裡,我突然茅塞頓開,一下子想起了很多的事情 - 在鐵艙裡聽到的我以為是大壩受壓發出的聲音,和各種奇怪的響聲,現在想想就感覺不對,那似乎是輪軌摩擦的聲音,難道我們進入這平台之後,這平台竟然動了?

现在又听到了铁舱外面的水声,心说难道在我们进入铁舱的这段时间里,有人启动了这台升降机?我们不知不觉,已经降到了大坝的最底层的水下了?現在又聽到了鐵艙外面的水聲,心說難道在我們進入鐵艙的這段時間裡,有人啟動了這台升降機?我們不知不覺,已經降到了大壩的最底層的水下了?

 这只是我一个推测,想完后我觉得很荒唐,如果真的是这样,何以我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但回忆起来,当时的情况之混乱,要说觉得绝不可能是我想的那样,我也不敢肯定。這只是我一個推測,想完後我覺得很荒唐,如果真的是這樣,何以我一點也沒有感覺到?但回憶起來,當時的情況之混亂,要說覺得絕不可能是我想的那樣,我也不敢肯定。

另一个我觉得我可能是正确的原因是:我想,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袁喜乐和陈落户的突然失踪,倒是有了一个极端合理的解释了。另一個我覺得我可能是正確的原因是:我想,如果真的是這樣,那袁喜樂和陳落戶的突然失踪,倒是有了一個極端合理的解釋了。

我的注意力投向了铁舱内的一个角落,这个角落,是我在刚才恐慌的过程中从来没有注意过的,我此时自己都有点奇怪,为什么刚才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地方,事实上,这个地方是最有可能让人消失,可能性远远高于那个饭盒一样的通风管道口。我的注意力投向了鐵艙內的一個角落,這個角落,是我在剛才恐慌的過程中從來沒有注意過的,我此時自己都有點奇怪,為什麼剛才根本就沒有想到這個地方,事實上,這個地方是最有可能讓人消失,可能性遠遠高於那個飯盒一樣的通風管道口。

这个角落,就是铁舱的气闭门,也就是我们进来的那道门。這個角落,就是鐵艙的氣閉門,也就是我們進來的那道門。

我走到门边上,看着门上的孔窗,窗外黑黢黢,隐约能看到一点点的光,现在看来,不像是外面透进来的,而是我们手电的反光,整体情况似乎和我们刚进来这里的时候一样。我走到門邊上,看著門上的孔窗,窗外黑黢黢,隱約能看到一點點的光,現在看來,不像是外面透進來的,而是我們手電的反光,整體情況似乎和我們剛進來這裡的時候一樣。

我看着这门就发起呆来。我看著這門就發起呆來。

我的想法很简单:我们刚才之所以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门,是因为我们认为这门外是骇人的毒气,所以,袁喜乐和陈落户,如果他们是从这门里出去,不仅他们会死,我们也肯定会受牵连,也就是说,只要这个门一打开,无论是闻到味道,还是毒气侵入,我们都必然会发现。所以既然我们都没有死,那这扇门绝对没有开过。我的想法很簡單:我們剛才之所以根本沒有想過這個門,是因為我們認為這門外是駭人的毒氣,所以,袁喜樂和陳落戶,如果他們是從這門裡出去,不僅他們會死,我們也肯定會受牽連,也就是說,只要這個門一打開,無論是聞到味道,還是毒氣侵入,我們都必然會發現。所以既然我們都沒有死,那這扇門絕對沒有開過。

但是,按照我刚才的想法,如果我们所在的铁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沉入到了大坝的底部,那外面就可能不是毒气了,那在刚才的应急灯熄灭的时候,袁喜乐完全可以在黑暗中打开这门出去,陈落户也是同理。但是,按照我剛才的想法,如果我們所在的鐵艙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沉入到了大壩的底部,那外面就可能不是毒氣了,那在剛才的應急燈熄滅的時候,袁喜樂完全可以在黑暗中打開這門出去,陳落戶也是同理。

当时我们谁都没有注意门的方向,虽然听上去好像有点不可思议,理论上这完全有可能办到,或者说,这是现在唯一的可能的解释了。當時我們誰都沒有注意門的方向,雖然聽上去好像有點不可思議,理論上這完全有可能辦到,或者說,這是現在唯一的可能的解釋了。

问题是,我推测的前提正确吗,门后确实没有毒气?問題是,我推測的前提正確嗎,門後確實沒有毒氣?

我把我的想法原封不动的说给了副班长和马在海听,马在海马上摇头说不可能,在他看来,这种说法有太多的破绽了,这么大的东西如果真的下降过,这个铁舱里的人不可能没有感觉。而且,袁喜乐何以能在黑暗中准确的找到门的位置呢,开门的声音呢,为什么我们听不到?副班长低头不语,但是看表情显然也是同意马在海的看法。我把我的想法原封不動的說給了副班長和馬在海聽,馬在海馬上搖頭說不可能,在他看來,這種說法有太多的破綻了,這麼大的東西如果真的下降過,這個鐵艙裡的人不可能沒有感覺。而且,袁喜樂何以能在黑暗中準確的找到門的位置呢,開門的聲音呢,為什麼我們聽不到?副班長低頭不語,但是看表情顯然也是同意馬在海的看法。

这是我所没有想到的,我想了一下,心说确实是这样。這是我所沒有想到的,我想了一下,心說確實是這樣。

事实上,如果我还原整个过程的话,就会发现里面还有一些很难解释的部分,首先就如马在海说的,袁喜乐如何在黑暗中清晰的知道门的位置,接着就可以衍生出,她是如何在黑暗中避开所有人混乱的手脚,在我们身边毫无声息的通过的,她又不是猫。事實上,如果我還原整個過程的話,就會發現裡面還有一些很難解釋的部分,首先就如馬在海說的,袁喜樂如何在黑暗中清晰的知道門的位置,接著就可以衍生出,她是如何在黑暗中避開所有人混亂的手腳,在我們身邊毫無聲息的通過的,她又不是貓。

这是一个反命题,也就是说,在我们认为黑暗蒙蔽了我们的双眼,放走袁喜乐的前提下,我们必须解释袁喜乐是如何解决同样问题的?這是一個反命題,也就是說,在我們認為黑暗蒙蔽了我們的雙眼,放走袁喜樂的前提下,我們必須解釋袁喜樂是如何解決同樣問題的?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也跟著蹲下,此時我可以感覺到通風管道中有微弱的風吹出來,手電照下去,黑黢黢的一片,並沒有看到我想像中的東西。深邃的管道盡頭混沌著一股奇怪的氣息,不知道通向哪裡。

让我记忆深刻的是,那股微风中,我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化学气味,虽然比在落水洞电机站的地方淡很多,但是我还是可以断定这是同样的气味。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味道,但是它在此时出现,总让我感觉到有什么不妥当。讓我記憶深刻的是,那股微風中,我聞到了那股熟悉的化學氣味,雖然比在落水洞電機站的地方淡很多,但是我還是可以斷定這是同樣的氣味。我並不知道這是什麼味道,但是它在此時出現,總讓我感覺到有什麼不妥當。

难道当时有人用这件衣服来堵塞这个口子,该不会这个通风系统出现泄漏,现在被我们一拿开,外面的毒气正一点一点泄漏进来?難道當時有人用這件衣服來堵塞這個口子,該不會這個通風系統出現洩漏,現在被我們一拿開,外面的毒氣正一點一點洩漏進來?

我心里想着就感觉不太舒服,马在海和我收拾起一堆的杂物,把那个通风管道口象征性的堵了堵,这样稍微有一些安全感。我心裡想著就感覺不太舒服,馬在海和我收拾起一堆的雜物,把那個通風管道口象徵性的堵了堵,這樣稍微有一些安全感。

几个人坐下来的时候,都严重委靡了,一连串的惊吓真的太消磨人的意志力。幾個人坐下來的時候,都嚴重委靡了,一連串的驚嚇真的太消磨人的意志力。

马在海轻声问:“如果不是从这里出去的,那么袁工到底到哪里去了?”馬在海輕聲問:“如果不是從這裡出去的,那麼袁工到底到哪裡去了?”

我看着口子,下意识摇头,其实我们都在自欺欺人,那样大小的通道,就算袁喜乐能爬进去,也是不可能前进的,前提就是不可能。但是如果不是这里,那又是哪里呢?这里可是一个封闭的空间。除了这个口子外,其他的任何孔洞恐怕连蟑螂都爬不进来。我看著口子,下意識搖頭,其實我們都在自欺欺人,那樣大小的通道,就算袁喜樂能爬進去,也是不可能前進的,前提就是不可能。但是如果不是這裡,那又是哪裡呢?這裡可是一個封閉的空間。除了這個口子外,其他的任何孔洞恐怕連蟑螂都爬不進來。

想着这些事情,我下意识的又用手电照了一圈四周。想著這些事情,我下意識的又用手電照了一圈四周。

 刚才的混乱把整个房间弄的杂乱不堪,一片狼籍,可见我们刚才惊慌的程度,还是没有袁喜乐,这里只剩下了我们四个人。剛才的混亂把整個房間弄的雜亂不堪,一片狼籍,可見我們剛才驚慌的程度,還是沒有袁喜樂,這裡只剩下了我們四個人。

就在我想到四个人的时候,我的脑子突然又跳动了一下,又发现了一点异样,而且这种莫名的异样,非常的熟悉,似乎刚才也有过。就在我想到四個人的時候,我的腦子突然又跳動了一下,又發現了一點異樣,而且這種莫名的異樣,非常的熟悉,似乎剛才也有過。

我再次照射了一番房间,在疑惑了好久后,突然意识到了异样的所在。我再次照射了一番房間,在疑惑了好久後,突然意識到了異樣的所在。

我刚才认为这里剩下了四个人,除了我们三个之外,第四个人就是一直缩在角落里的陈落户,但是扫射的过程中,我突然想起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没有看到过他了。我剛才認為這裡剩下了四個人,除了我們三個之外,第四個人就是一直縮在角落裡的陳落戶,但是掃射的過程中,我突然想起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就沒有看到過他了。

我站了起来,颓然的心情又开始紧张,手电再次反复的照射,那种诡异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最后我几乎崩溃的意识到:陈落户也不见了!!我站了起來,頹然的心情又開始緊張,手電再次反复的照射,那種詭異的感覺越來越明顯,最後我幾乎崩潰的意識到:陳落戶也不見了!

那一刻我真的崩溃了,血气上涌,再也支撑不住,感觉一阵头昏脑涨。人摇摇欲坠,直想坐倒在地上。好在马在海将我扶住,他们问我怎么回事情。我结结巴巴的叫出来,几个人再次变色,手电的光线马上在铁舱中横扫,马在海大叫“陈工”。那一刻我真的崩潰了,血氣上湧,再也支撐不住,感覺一陣頭昏腦漲。人搖搖欲墜,直想坐倒在地上。好在馬在海將我扶住,他們問我怎麼回事情。我結結巴巴的叫出來,幾個人再次變色,手電的光線馬上在鐵艙中橫掃,馬在海大叫“陳工”。

这种累加的刺激犹如一个幕后黑手设置的棋局,一点一点的诱导我们的情绪走向崩溃,每一步都恰到好处,在闪硕的手电光斑中,很快所有人都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状态。這種累加的刺激猶如一個幕後黑手設置的棋局,一點一點的誘導我們的情緒走向崩潰,每一步都恰到好處,在閃碩的手電光斑中,很快所有人都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狀態。

我们当时在想什么,我已经无法记忆,但是恐惧是必然的,现在想来 ,当时我们碰到的是一种人力无法解释的现象,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恐惧什么?是害怕消失还是害怕被一个人抛弃在这里?这一切都陷入到了混沌的情绪中。我們當時在想什麼,我已經無法記憶,但是恐懼是必然的,現在想來,當時我們碰到的是一種人力無法解釋的現象,我什至都不知道自己在恐懼什麼?是害怕消失還是害怕被一個人拋棄在這裡?這一切都陷入到了混沌的情緒中。

我们敲打着铁舱的壁,发出刺耳的声音,大声呼叫,趴下来检查地板,本来凌乱的铁舱变的更加混乱。我們敲打著鐵艙的壁,發出刺耳的聲音,大聲呼叫,趴下來檢查地板,本來凌亂的鐵艙變的更加混亂。

然而这些都是徒劳的,坚固的毫无破绽的墙壁,让我们的内心的更加恐慌。然而這些都是徒勞的,堅固的毫無破綻的牆壁,讓我們的內心的更加恐慌。

一直折腾到我们筋疲力尽,副班长第一个静了下来,我们才逐渐冷静,马在海抓着板寸头,颓然坐倒在椅子上。而我则头顶着墙壁,用力狠狠的撞了一下。一直折騰到我們筋疲力盡,副班長第一個靜了下來,我們才逐漸冷靜,馬在海抓著板寸頭,頹然坐倒在椅子上。而我則頭頂著牆壁,用力狠狠的撞了一下。

这一切,已经失去秩序了,天哪,难道这里有鬼不成?這一切,已經失去秩序了,天哪,難道這裡有鬼不成?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個人直吸冷氣,我更是花了好久才緩過來,才敢再去去看。

仔细看时,不知道是前面形成的心理压力还是那张变形的脸的实在太过令人恐惧,我的恐惧竟然更加的厉害,最后到了窒息的地步。仔細看時,不知道是前面形成的心理壓力還是那張變形的臉的實在太過令人恐懼,我的恐懼竟然更加的厲害,最後到了窒息的地步。

那确实应该是一张“类人”的东西因为积压而变型的脸孔,最突出的是它的鹰钩鼻和高耸的异常的额头,也不知道这样的五官是被积压出来的,还是这个东西本来就长的如此的诡异。如果是前者,那这个人肯定已经死亡了,脑部组织肯定全部碎裂了。那確實應該是一張“類人”的東西因為積壓而變型的臉孔,最突出的是它的鷹鉤鼻和高聳的異常的額頭,也不知道這樣的五官是被積壓出來的,還是這個東西本來就長的如此的詭異。如果是前者,那這個人肯定已經死亡了,腦部組織肯定全部碎裂了。

不过,唯一让我松口气的是,这张鬼脸上找不到一点袁喜乐的特征。不過,唯一讓我鬆口氣的是,這張鬼臉上找不到一點袁喜樂的特徵。

当时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应该和对方说什么,这种事情,实在是超出我们能理解的范围之外。當時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面面相覷,不知道應該和對方說什麼,這種事情,實在是超出我們能理解的範圍之外。

后来是马在海最先明白了过来,他站起来就去扯背包里带的绳索,上面有生铁的三角钩,然后就要去拆卸那张长长的写字桌子,我们立即明白了他的意图,他想做一把钩,将里面的“东西”钩出来。後來是馬在海最先明白了過來,他站起來就去扯背包裡帶的繩索,上面有生鐵的三角鉤,然後就要去拆卸那張長長的寫字桌子,我們立即明白了他的意圖,他想做一把鉤,將裡面的“東西”鉤出來。

可惜那写字桌实在是结实,底部都有焊接的措施,我们尝试了半天都没有松动。可惜那寫字桌實在是結實,底部都有焊接的措施,我們嘗試了半天都沒有鬆動。

几个人翻了半天,最后副班长找到了一根在墙壁上焊着不知道什么用处的小拇指粗细的铁丝,我们硬掰了下来,然后把头弯成钩子。几个人蹲下来就想去钩。幾個人翻了半天,最後副班長找到了一根在牆壁上焊著不知道什麼用處的小拇指粗細的鐵絲,我們硬掰了下來,然後把頭彎成鉤子。幾個人蹲下來就想去鉤。

那是手忙脚乱的场面,副班长有伤,也不能蹲的太厉害,最后是我用手电帮忙照明,马在海去操作。那是手忙腳亂的場面,副班長有傷,也不能蹲的太厲害,最後是我用手電幫忙照明,馬在海去操作。

他趴在地上,我打亮手电,其实马在海此时一万个不愿意,但不得不服从命令,嘴唇发着抖,我们让他小心,其实也无从小心,三个人趴在那里,看着铁钩一点一点的靠近。他趴在地上,我打亮手電,其實馬在海此時一萬個不願意,但不得不服從命令,嘴唇發著抖,我們讓他小心,其實也無從小心,三個人趴在那裡,看著鐵鉤一點一點的靠近。

那过程只有半分钟不到,我们却好象盯了一整天,最后钩子快碰到那“东西”脸孔的时候,我的眼睛都疼了。那過程只有半分鐘不到,我們卻好像盯了一整天,最後鉤子快碰到那“東西”臉孔的時候,我的眼睛都疼了。

就在钩子要碰上那东西之前的一刹那,我们已经做好了所有可能发生的反应,包括突然那东西“动了”,或者往后闪避。然而事实上,我们的钩子碰上的时候,它一动也没有动。就在鉤子要碰上那東西之前的一剎那,我們已經做好了所有可能發生的反應,包括突然那東西“動了”,或者往後閃避。然而事實上,我們的鉤子碰上的時候,它一動也沒有動。

接着,无论我们怎么拨弄,它也没有反应,而且,马在海说,好象软趴趴的,手感不对,最后他用力把钩子刺进了那东西的脖沟里,一下子钩住了脑袋,往外一扯。接著,無論我們怎麼撥弄,它也沒有反應,而且,馬在海說,好像軟趴趴的,手感不對,最後他用力把鉤子刺進了那東西的脖溝裡,一下子鉤住了腦袋,往外一扯。

几乎没什么阻力,那东西就给扯动了,我的心跳陡然就加速,几个人全部不约而同的站起来,做好了往后疾退的准备,以防看到的恐怖莫名的东西而来不及反应。幾乎沒什麼阻力,那東西就給扯動了,我的心跳陡然就加速,幾個人全部不約而同的站起來,做好了往後疾退的準備,以防看到的恐怖莫名的東西而來不及反應。

最先出来的是脑袋,白花花的,接着是身体,我看到了类似于手和脚的东西,那一刹那,我的脑子麻了一下,只觉得这东西怎么这么奇怪,那种被扯出来的感觉,似乎是浑身发软,没有骨头的软体动物一般,心就猛的一跳,下一秒,我的喉咙就卡了一下,因为我突然就意识到这是什么东西了。最先出來的是腦袋,白花花的,接著是身體,我看到了類似於手和腳的東西,那一剎那,我的腦子麻了一下,只覺得這東西怎麼這麼奇怪,那種被扯出來的感覺,似乎是渾身發軟,沒有骨頭的軟體動物一般,心就猛的一跳,下一秒,我的喉嚨就卡了一下,因為我突然就意識到這是什麼東西了。

从通风管道口拖出来的,并不是什么怪物,而是一件古怪的胶皮衣,看上面翻起的胶皮,应该也是日本人时代的,而我们看到的扭曲的面孔,是上面已经给压碎的放毒面具,而且这是一只头盔样的面具,从正面看上去,额头高耸,诡异异常。衣服和头盔是一个整体,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造型,想必并不是单纯的防毒用处。從通風管道口拖出來的,並不是什麼怪物,而是一件古怪的膠皮衣,看上面翻起的膠皮,應該也是日本人時代的,而我們看到的扭曲的面孔,是上面已經給壓碎的放毒面具,而且這是一隻頭盔樣的面具,從正面看上去,額頭高聳,詭異異常。衣服和頭盔是一個整體,是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造型,想必並不是單純的防毒用處。

马在海用铁钩戳了戳那衣服,里面空空的,似乎没有东西,他松了口气,又想骂人,嘴巴张了个形状,大概想起了副班长的话,就闭嘴了。馬在海用鐵鉤戳了戳那衣服,裡面空空的,似乎沒有東西,他鬆了口氣,又想罵人,嘴巴張了個形狀,大概想起了副班長的話,就閉嘴了。

副班长表情还是非常凝重,马在海想去查看清楚,被他拉住,他说道:先别动。副班長表情還是非常凝重,馬在海想去查看清楚,被他拉住,他說道:先別動。

我其实也这么想,马在海看我们的神情,也感觉出有什么不妥,暂时没有行动,我们围在这衣服边上,暂时缓和着自己的情绪。期间,马在海用铁钩把衣服拨弄开,用手电照着,戳着。我其實也這麼想,馬在海看我們的神情,也感覺出有什麼不妥,暫時沒有行動,我們圍在這衣服邊上,暫時緩和著自己的情緒。期間,馬在海用鐵鉤把衣服撥弄開,用手電照著,戳著。

这种情形让我想起了以前衣服里爬进一种金线蛇的情形,我的母亲也是用竹竿敲打衣服,把蛇打出来的,不过,此时那衣服一点脾气也没有,无论怎么打,我们都没有发现什么蹊跷。這種情形讓我想起了以前衣服裡爬進一種金線蛇的情形,我的母親也是用竹竿敲打衣服,把蛇打出來的,不過,此時那衣服一點脾氣也沒有,無論怎麼打,我們都沒有發現什麼蹊蹺。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突然的黑暗讓我們措手不及,那瞬間什麼也看不到了,陳落戶一下子嚇的就摔倒在地上,而我們各自愣了一秒種,我馬上聽到黑暗中馬在海大罵了一聲“狗生“,顯然不是什麼好聽的話。副班長也嘆了口氣,我聽到了他的苦笑聲。

我心中突然就一阵烦躁,本来已经是走投无路的地步了,这一下子死个更彻底,连照明都没了,不过死在黑暗里倒是符合我们的职业。我心中突然就一陣煩躁,本來已經是走投無路的地步了,這一下子死個更徹底,連照明都沒了,不過死在黑暗裡倒是符合我們的職業。

隔了大概五六分钟,我听到细碎的摸索声,不久后一道手电光给打了起来。突如起来的光线一下照的我们又睁不开眼睛。打起手电的是马在海。隔了大概五六分鐘,我聽到細碎的摸索聲,不久後一道手電光給打了起來。突如起來的光線一下照的我們又睜不開眼睛。打起手電的是馬在海。

他搬了铁质的椅子到应急灯的下方,踩上去看烧毁的灯座,这种应急灯我知道一般不会坏,特别是不常使用的时候,因为结构简单,放上几十年都和新的一样,马在海敲开应急灯下面的储电盒,是里面的老线路碰线烧断了。他搬了鐵質的椅子到應急燈的下方,踩上去看燒毀的燈座,這種應急燈我知道一般不會壞,特別是不常使用的時候,因為結構簡單,放上幾十年都和新的一樣,馬在海敲開應急燈下面的儲電盒,是裡面的老線路碰線燒斷了。

这里没有维修的条件,一点办法也没有,马在海用手拨弄了一下,结果被烧了一下,疼的他又骂了一声,被副班长呵斥了一通,当兵的不能这么浮躁,不提倡骂人,马在海很服副班长,马上就认错。這裡沒有維修的條件,一點辦法也沒有,馬在海用手撥弄了一下,結果被燒了一下,疼的他又罵了一聲,被副班長呵斥了一通,當兵的不能這麼浮躁,不提倡罵人,馬在海很服副班長,馬上就認錯。

我们都很沮丧,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这样接二连三的打击非常消磨人的志气。我們都很沮喪,有點不知所措的感覺,這樣接二連三的打擊非常消磨人的志氣。

唯一有点欣慰的是,这里的灯一暗,却从那孔窗中射进来十分微弱的光芒,这光芒在里面亮的时候几乎是看不到的,如今却十分的显眼,表明在准备室的灯还是亮着的。唯一有點欣慰的是,這裡的燈一暗,卻從那孔窗中射進來十分微弱的光芒,這光芒在裡面亮的時候幾乎是看不到的,如今卻十分的顯眼,表明在準備室的燈還是亮著的。

 副班长让马在海关掉手电,这样可以节省一些电池,他这手电的电量也不多了,光线黯淡的很。马在海郁闷的划动了一下手电,最后照了一下那只老式应急灯,然后就想关。副班長讓馬在海關掉手電,這樣可以節省一些電池,他這手電的電量也不多了,光線黯淡的很。馬在海鬱悶的劃動了一下手電,最後照了一下那隻老式應急燈,然後就想關。

没成想他这一扫之下,我突然就感觉到了一股奇怪的异样。那一刹那,冷汗突然就从背上渗了出来。沒成想他這一掃之下,我突然就感覺到了一股奇怪的異樣。那一剎那,冷汗突然就從背上滲了出來。

黑暗的房间内,那一扫之间,我似乎就看到了什么东西,和我在灯亮的时候感觉不一杨了。而那个东西,虽然我没有看清,但是却让我条件反射的出了一身的冷汗。黑暗的房間內,那一掃之間,我似乎就看到了什麼東西,和我在燈亮的時候感覺不一楊了。而那個東西,雖然我沒有看清,但是卻讓我條件反射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是什么东西?我马上叫喝了一声,让马再海别关,让他照一照这个密封舱。是什麼東西?我馬上叫喝了一聲,讓馬再海別關,讓他照一照這個密封艙。

马在海被我大叫吓了一跳,随即用手电再一次扫了一下,这一次我们所有人都发现了问题所在,副班长一下子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馬在海被我大叫嚇了一跳,隨即用手電再一次掃了一下,這一次我們所有人都發現了問題所在,副班長一下子就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原来,在原来袁喜乐呆的那个角落里,只剩下了一只背包,而她本人却不见了。原來,在原來袁喜樂呆的那個角落裡,只剩下了一隻背包,而她本人卻不見了。

我们马上用手电照了好几圈四周,想看看她挪到什么地方去了,角落里,桌子下,甚至天花板上,但是,很快结果让我们开始毛骨悚然起来:无论我们怎么照,我们都无法找到她,袁喜乐竟然消失了!我們馬上用手電照了好幾圈四周,想看看她挪到什麼地方去了,角落裡,桌子下,甚至天花板上,但是,很快結果讓我們開始毛骨悚然起來:無論我們怎麼照,我們都無法找到她,袁喜樂竟然消失了!

灯暗掉到现在有几分钟,我就算不掐着手指算,也能知道不会超过十分钟,这十分种的黑暗,我们都只是郁闷和沮丧,谁也没有注意到袁喜乐的动静,但是,我知道,在常理下,无论她有任何的举动,都无法离开这个几乎密封的舱室。燈暗掉到現在有幾分鐘,我就算不掐著手指算,也能知道不會超過十分鐘,這十分種的黑暗,我們都只是鬱悶和沮喪,誰也沒有注意到袁喜樂的動靜,但是,我知道,在常理下,無論她有任何的舉動,都無法離開這個幾乎密封的艙室。

我们一开始根本不相信,加上光线不好,都认为是看走眼了,陈落户掏出了自己的手电,两只手电仔仔细细的照了十几分钟。我們一開始根本不相信,加上光線不好,都認為是看走眼了,陳落戶掏出了自己的手電,兩隻手電仔仔細細的照了十幾分鐘。

但是,袁喜乐确实是不见了。但是,袁喜樂確實是不見了。

这密封舱其实根本不大,照了一遍又一遍,我的冷汗很快就几乎湿透了我的全身。這密封艙其實根本不大,照了一遍又一遍,我的冷汗很快就幾乎濕透了我的全身。

“真的没了。”最后是陈落户几乎呻吟的说出了这个结论。 “真的沒了。”最後是陳落戶幾乎呻吟的說出了這個結論。

我突然头痛欲裂,这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在短短十分钟的黑暗里,竟然有一个人凭空消失了,这太恐怖了,日本人在这里干的事情已经诡异到了极点,而我也无法再接受这种事情。我突然頭痛欲裂,這簡直是太匪夷所思了,在短短十分鐘的黑暗裡,竟然有一個人憑空消失了,這太恐怖了,日本人在這裡幹的事情已經詭異到了極點,而我也無法再接受這種事情。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難形容那種霧氣給人的感覺,到現在為止,我都沒有見到任何一種霧氣是那樣的形態,我印象最深的是那種灰色,讓人感覺非常的重,但是偏偏這又是在飄動的。

雾气迅速的从门里涌进来,速度十分平均,让人感觉它从容不迫,因为光线的关系,实在无法看清,我们转头帮小兵放下了副班长,再回头时,整个准备室已经一片漆黑,光线全部被雾气阻挡了。霧氣迅速的從門裡湧進來,速度十分平均,讓人感覺它從容不迫,因為光線的關係,實在無法看清,我們轉頭幫小兵放下了副班長,再回頭時,整個準備室已經一片漆黑,光線全部被霧氣阻擋了。

而紧闭的气门,却成功的挡住了雾气的再度蔓延。这几十年的老旧三防设施,质量超乎我的想象,虽然如此,我还是下意识的不敢靠这扇门太近,总感觉那雾气随时会从缝里进来。而緊閉的氣門,卻成功的擋住了霧氣的再度蔓延。這幾十年的老舊三防設施,質量超乎我的想像,雖然如此,我還是下意識的不敢靠這扇門太近,總感覺那霧氣隨時會從縫裡進來。

我暗暗乍舌,心里想着如果现在我还是在外面,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子。难道会和在落水洞里发现的尸体一样?我暗暗乍舌,心裡想著如果現在我還是在外面,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樣子。難道會和在落水洞裡發現的屍體一樣?

一旁的陈落户招呼我帮忙,副班长给我们抬到了写字台上,满头是血,小兵大口的喘着气,手忙脚乱的检查他的伤口。一旁的陳落戶招呼我幫忙,副班長給我們抬到了寫字台上,滿頭是血,小兵大口的喘著氣,手忙腳亂的檢查他的傷口。

我问小兵在哪里找到副班长的?他说就在下面一点点距离,大坝中部出水口的地方,那上面有防止人跌落进去的水泥缓冲条。副班长没我这么走运,一直摔了下去,直到撞上了缓冲条才停了下来,已经昏了过去。从这个机房可以下到那里,小兵直冲下去,当时那浓雾已经几乎就在脚低下,幸好班长还死死抓着手电,他一眼看见一路狂奔把他背了上来。那雾气几乎就跟着到了,他连门都来不及关。我問小兵在哪裡找到副班長的?他說就在下面一點點距離,大壩中部出水口的地方,那上面有防止人跌落進去的水泥緩衝條。副班長沒我這麼走運,一直摔了下去,直到撞上了緩衝條才停了下來,已經昏了過去。從這個機房可以下到那裡,小兵直衝下去,當時那濃霧已經幾乎就在腳低下,幸好班長還死死抓著手電,他一眼看見一路狂奔把他背了上來。那霧氣幾乎就跟著到了,他連門都來不及關。

我们都有紧急医疗的经验,在野外这种事情经常发生,特别是坠落的伤员。此时我的手也很疼,几乎举不起来,但还是忍着帮忙解开副班长的衣服。我們都有緊急醫療的經驗,在野外這種事情經常發生,特別是墜落的傷員。此時我的手也很疼,幾乎舉不起來,但還是忍著幫忙解開副班長的衣服。

副班长心跳和呼吸都有,但是神志有点迷糊,浑身都软了,脑袋上有伤口,估计是最后那一下撞昏了。这也是可大可小的事情,我见过有的人从大树上摔下来,磕着脑袋满头是血但第二天包好了照样爬树,也见过人给打山核桃的时候,给拳头大的石头敲一下脑袋就敲死的。其他倒是奇迹,没有什么特别的外伤。副班長心跳和呼吸都有,但是神誌有點迷糊,渾身都軟了,腦袋上有傷口,估計是最後那一下撞昏了。這也是可大可小的事情,我見過有的人從大樹上摔下來,磕著腦袋滿頭是血但第二天包好了照樣爬樹,也見過人給打山核桃的時候,給拳頭大的石頭敲一下腦袋就敲死的。其他倒是奇蹟,沒有什麼特別的外傷。

小战士看着机灵,看到副班长这样却又哽咽了,我拍拍他让他别担心,自己的手却揪心的痛。小戰士看著機靈,看到副班長這樣卻又哽咽了,我拍拍他讓他別擔心,自己的手卻揪心的痛。

撩起来一看,可以确定没骨折,或者说没骨折的那么厉害,手腕的地方肿了一大块,疼的厉害,可能是关节严重扭伤了。这地方也没有好处理的,我只好忍着。撩起來一看,可以確定沒骨折,或者說沒骨折的那麼厲害,手腕的地方腫了一大塊,疼的厲害,可能是關節嚴重扭傷了。這地方也沒有好處理的,我只好忍著。

我们给他止了血让他躺着,我就问那小兵他们到达这里的情况,他又是怎么找到这个三防室的。我們給他止了血讓他躺著,我就問那小兵他們到達這裡的情況,他又是怎麼找到這個三防室的。

小兵一脸茫然,说不是他找到的,是袁喜乐带他们来的。小兵一臉茫然,說不是他找到的,是袁喜樂帶他們來的。

他说他们的皮筏子一直被水流带着,一直给冲到大坝边上。他们找了一处地方爬了上去,刚上去袁喜乐就疯了一样的开始跑,他和陈落户在背后狂追,一直就追到了这里,到了这里袁喜乐马上就缩到了那个角落里,再也没动过。他說他們的皮筏子一直被水流帶著,一直給衝到大壩邊上。他們找了一處地方爬了上去,剛上去袁喜樂就瘋了一樣的開始跑,他和陳落戶在背後狂追,一直就追到了這裡,到了這裡袁喜樂馬上就縮到了那個角落裡,再也沒動過。

我哑然,水坝之内的建筑结构之复杂,并不在于房间的多少,而在于它的用处完全和我们平时的住房不同。事实上普通人所处的建筑结构给他造成的行走习惯在特种建筑场合就一点用处也没有,这也是我们做勘探的时候,遇到一些废弃的建筑都不主张深入探索的原因。就比如一个化工厂,你想在里面奔跑,恐怕跑不到一百步你就得停下来,因为有些你认为是路的地方,其实根本不是路。而水电站就更加的不同,其建筑结构完全是为了承压和为电机服务而设计的,袁喜乐能够一口气穿过如此复杂的建筑跑到这里,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对这里的结构非常熟悉,她肯定来过这里。我啞然,水壩之內的建築結構之複雜,並不在於房間的多少,而在於它的用處完全和我們平時的住房不同。事實上普通人所處的建築結構給他造成的行走習慣在特種建築場合就一點用處也沒有,這也是我們做勘探的時候,遇到一些廢棄的建築都不主張深入探索的原因。就比如一個化工廠,你想在裡面奔跑,恐怕跑不到一百步你就得停下來,因為有些你認為是路的地方,其實根本不是路。而水電站就更加的不同,其建築結構完全是為了承壓和為電機服務而設計的,袁喜樂能夠一口氣穿過如此複雜的建築跑到這裡,只能說明一個問題:她對這裡的結構非常熟悉,她肯定來過這裡。

我突然有点悲哀,如果是这样的话,她肯定是花了相当大的力气才能够回到我们遇见她的地方,见鬼我们竟然又把她带回来,要不是她神志失常,恐怕会掐死我们。我突然有點悲哀,如果是這樣的話,她肯定是花了相當大的力氣才能夠回到我們遇見她的地方,見鬼我們竟然又把她帶回來,要不是她神誌失常,恐怕會掐死我們。

 小兵还告诉我这样的雾起来已经是第二次了,上一次也是先泄洪,但是没有飘到这么高。袁喜乐听到警报之后就几乎疯了一样,要关上这里的门。他是工程兵,对于毒气以及三防方面的知识相当丰富,当时也意识到这雾气可能有毒。小兵還告訴我這樣的霧起來已經是第二次了,上一次也是先洩洪,但是沒有飄到這麼高。袁喜樂聽到警報之後就幾乎瘋了一樣,要關上這裡的門。他是工程兵,對於毒氣以及三防方面的知識相當豐富,當時也意識到這霧氣可能有毒。

我问他按照他的理解,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情?我問他按照他的理解,這一切是怎麼一回事情?

他说,如果按照工程角度来说,这里肯定是有一个水位感应器,在水位达到一定高度之后,水坝会自动开闸放水,显然这个装置要么这二十几年一直在这样规律的运作着,要么就是前不久的时候被启动的。他說,如果按照工程角度來說,這裡肯定是有一個水位感應器,在水位達到一定高度之後,水壩會自動開閘放水,顯然這個裝置要么這二十幾年一直在這樣規律的運作著,要么就是前不久的時候被啟動的。

而这大坝之下的深渊如此的深邃,他估计这层浓雾就是给高速落下的水流砸起来的,撑着那种向上吹的横风带上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成份。而這大壩之下的深淵如此的深邃,他估計這層濃霧就是給高速落下的水流砸起來的,撐著那種向上吹的橫風帶上來。也不知道是什麼成份。

这小兵的分析真的是十分有道理,后来我们回去再考虑的时候,也觉得这是唯一的可能性。這小兵的分析真的是十分有道理,後來我們回去再考慮的時候,也覺得這是唯一的可能性。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副班長剛說那句話的時候,很有英雄氣概,大有電影裡張志堅的派頭,可惜我當時還沒來得及的激動,他一下子就摔了下去,十分的措手不及,剎那間我下意識用手去拉,但是他摔的太突然,還是晚了一點,他直接就貼著幾乎是垂直的大壩滑了下去。

我大惊失色,瞬间慌了神,差点也和他一起滑下去,幸好大坝有一个非常轻微的斜度,他贴着大坝滑了没两三米,乱抓的手就扯住了下面一截铁丝梯,这才没直接摔死,但是这一下子冲力太大,那铁丝梯虽然没有断,但是一边也给他扯出了混凝土,几乎抓捏不住,手一直往下溜。我大驚失色,瞬間慌了神,差點也和他一起滑下去,幸好大壩有一個非常輕微的斜度,他貼著大壩滑了沒兩三米,亂抓的手就扯住了下面一截鐵絲梯,這才沒直接摔死,但是這一下子衝力太大,那鐵絲梯雖然沒有斷,但是一邊也給他扯出了混凝土,幾乎抓捏不住,手一直往下溜。

我忙对他大叫别慌,我去拉他。说着就趴下去,但是我的手根本连一半的距离都够不到,人往外探去,探出上半身,再往外探我就要滑下去了,还是差了很大一截。我忙對他大叫別慌,我去拉他。說著就趴下去,但是我的手根本連一半的距離都夠不到,人往外探去,探出上半身,再往外探我就要滑下去了,還是差了很大一截。

也亏的副班长是当兵的,反应和力量就是和别人不同,看着我手伸下来,做一个相当大胆的动作,他用脚一踩大坝,借着这短时间的爆发力就一下窜了上来,正好够抓住我的手。也虧的副班長是當兵的,反應和力量就是和別人不同,看著我手伸下來,做一個相當大膽的動作,他用腳一踩大壩,藉著這短時間的爆發力就一下竄了上來,正好夠抓住我的手。

我一把抓住他,马上屏住了气,用力去扯他,当时我估计错了自己的力量和姿势,我当时已经探出大坝非常多,刚开始还好,等他的力量全部压到我的手臂上,我才发现我竟然撑不住,两个人同时就往下滑去。我一把抓住他,馬上屏住了氣,用力去扯他,當時我估計錯了自己的力量和姿勢,我當時已經探出大壩非常多,剛開始還好,等他的力量全部壓到我的手臂上,我才發現我竟然撐不住,兩個人同時就往下滑去。

我惊慌失措到处去抓,但那个姿势就算抓住了也使不出力气,终于不可避免的,我只有一秒钟的错愕,就被副班长拖了下去。我驚慌失措到處去抓,但那個姿勢就算抓住了也使不出力氣,終於不可避免的,我只有一秒鐘的錯愕,就被副班長拖了下去。

我看着副班长,他的眼神当时很复杂,而我真的可以说是脑子一片空白,因为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我看著副班長,他的眼神當時很複雜,而我真的可以說是腦子一片空白,因為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

我摔下去之后,马上下巴擦到了粗糙的混凝土,接着翻了个跟头,朝下面滚去。我的脑门磕到了一根铁丝梯,传来一阵巨痛。我摔下去之後,馬上下巴擦到了粗糙的混凝土,接著翻了個跟頭,朝下面滾去。我的腦門磕到了一根鐵絲梯,傳來一陣巨痛。

刹那间我就用手去抓那铁丝梯,但是眼睛一晃就错过了,两个人转眼贴着大坝摔下去好几十米,一直就摔到了探照灯那里,一闪间我看到大坝上有一个方窗,白光从那里射出来,照的我睁不开眼睛,一秒都不到我就摔了过去。剎那間我就用手去抓那鐵絲梯,但是眼睛一晃就錯過了,兩個人轉眼貼著大壩摔下去好幾十米,一直就摔到了探照燈那裡,一閃間我看到大壩上有一個方窗,白光從那裡射出來,照的我睜不開眼睛,一秒都不到我就摔了過去。

上帝保佑,就在那个时候,我突然感觉一顿,肩膀一紧,落势竟然突然停住了,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勾住了,我摇了摇几乎无法思考的脑袋往上一看,只见这里的混凝土外墙上,每隔一只巴掌长短就有一条钢筋的尖端暴露出来,施工的时候可能为了安全,被弯成了钩子的形状,而我刚才搜刮来的水壶带子,就碰巧挂在了一只钢筋钩上,硬是把我扯住了。上帝保佑,就在那個時候,我突然感覺一頓,肩膀一緊,落勢竟然突然停住了,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勾住了,我搖了搖幾乎無法思考的腦袋往上一看,只見這裡的混凝土外牆上,每隔一隻巴掌長短就有一條鋼筋的尖端暴露出來,施工的時候可能為了安全,被彎成了鉤子的形狀,而我剛才搜刮來的水壺帶子,就碰巧掛在了一隻鋼筋鉤上,硬是把我扯住了。

副班长却找不到了,唯一的手电加上我准备的火把都摔没了,我上下看都是一片漆黑,幸好这里的有探照灯的光散射,不然真是完了。也不知道班长是和我一样停住了,还是已经遇难了。副班長卻找不到了,唯一的手電加上我準備的火把都摔沒了,我上下看都是一片漆黑,幸好這裡的有探照燈的光散射,不然真是完了。也不知道班長是和我一樣停住了,還是已經遇難了。

我定了定神,开始拉着水壶的带子往上爬,钢筋打成的钩子相当的结实,我用脚尖踩着,发着抖就爬到了那个探照灯射出的飘窗,就在我用手去抓那窗的时候,却突然感觉手没力气,怎么样也使不上劲道。我定了定神,開始拉著水壺的帶子往上爬,鋼筋打成的鉤子相當的結實,我用腳尖踩著,發著抖就爬到了那個探照燈射出的飄窗,就在我用手去抓那窗的時候,卻突然感覺手沒力氣,怎麼樣也使不上勁道。

那种感觉我很熟悉,我马上就知道可能是骨折,就在我绝望的时候,突然就从那飘窗里升出来一只手,将我抓住了,接着我就被拖了进去。那種感覺我很熟悉,我馬上就知道可能是骨折,就在我絕望的時候,突然就從那飄窗裡升出來一隻手,將我抓住了,接著我就被拖了進去。

我一摔到地上,感觉到极度晕眩,也不知道是怎么抬头的,抬眼去看是谁拉我,只看到一个缩在探照灯后面的影子,只那一眼,我就发现这个人非常瘦小,绝对不是王四川。我一摔到地上,感覺到極度暈眩,也不知道是怎麼抬頭的,抬眼去看是誰拉我,只看到一個縮在探照燈後面的影子,只那一眼,我就發現這個人非常瘦小,絕對不是王四川。

我一直以为来都认为打开探照灯的是王四川,当时刹那间看到,还以为自己看错了,随即那个黑色的人影就从探照灯尾光的黑暗中走了出来,我看到一个戴着老式防毒面具的人,他看了看我,就来扶我。我一直以為來都認為打開探照燈的是王四川,當時剎那間看到,還以為自己看錯了,隨即那個黑色的人影就從探照燈尾光的黑暗中走了出來,我看到一個戴著老式防毒面具的人,他看了看我,就來扶我。

我心说这人是谁?难道是遗留下来的日本人?下意思就想躲避,他对我叫唤,音在防毒面具里发出来根本听不清楚,他叫了几声我一直摇头,他挠了挠头,只好扯掉了防毒面具。我一看,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人竟然是副班长留下来照顾陈落户和袁喜乐的那个小兵。我心說這人是誰?難道是遺留下來的日本人?下意思就想躲避,他對我叫喚,音在防毒面具裡發出來根本聽不清楚,他叫了幾聲我一直搖頭,他撓了撓頭,只好扯掉了防毒面具。我一看,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這人竟然是副班長留下來照顧陳落戶和袁喜樂的那個小兵。

惊讶之后,我突然欣喜,想给他个拥抱,无奈手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就问他其他两个人怎么样了?但是他却神色紧张,对我道:“快跟我来!”说着自己又带上了防毒面具,把我扶起来就把我往房间里拉。驚訝之後,我突然欣喜,想給他個擁抱,無奈手上一點力氣也沒有,就問他其他兩個人怎麼樣了?但是他卻神色緊張,對我道:“快跟我來!”說著自己又帶上了防毒面具,把我扶起來就把我往房間里拉。

我对他说副班长可能还在外面,不知道是摔下去了还是和我一样挂在那里,他点头,说等一下他去看看。我對他說副班長可能還在外面,不知道是摔下去了還是和我一樣掛在那裡,他點頭,說等一下他去看看。

 说着我就被扶到房间里面,里面竟然亮着暗红色的应急灯。这里应该是机房的技术层,下面是铁丝板和混凝土拼接的地板,从铁丝板的部分可以看到下面的水流和大型的老旧机械,好像一只只巨大的铁锭,和混凝土浇注在一起。没有进过水电站的人无法想象这种机械有多大,成捆的铁锈电缆和管道从下面伸上来,在这里交错,在房间的尽头,我看到了一面完全由铁浇的墙壁,上面有一扇圆形的气闭铁门。說著我就被扶到房間裡面,裡面竟然亮著暗紅色的應急燈。這裡應該是機房的技術層,下面是鐵絲板和混凝土拼接的地板,從鐵絲板的部分可以看到下面的水流和大型的老舊機械,好像一隻只巨大的鐵錠,和混凝土澆注在一起。沒有進過水電站的人無法想像這種機械有多大,成捆的鐵鏽電纜和管道從下面伸上來,在這裡交錯,在房間的盡頭,我看到了一面完全由鐵澆的牆壁,上面有一扇圓形的氣閉鐵門。

这是气密性的三防门,锈的好像麻花,小兵转动转盘式的门闩,这门闩内部显然有助力器,他很轻松的将门打开,接着把我扶了进去。這是氣密性的三防門,銹的好像麻花,小兵轉動轉盤式的門閂,這門閂內部顯然有助力器,他很輕鬆的將門打開,接著把我扶了進去。

main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